用戶登錄

中國作家(jia)協(xie)會主管(guan)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》

來(lai)源︰中國作家(jia)網  鄭體武(wu) 譯  2020年(nian)02月07日09:20

 

 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?女(nv)詩人卷(juan)》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?男詩人卷(juan)》

作者︰[俄]阿赫(he)瑪托娃、茨維塔耶(ye)娃、曼德爾施塔姆、馬雅可夫(fu)斯基等  鄭體武(wu) 譯

出版社︰he)憬 囊yi)出版社

出版時間(jian)︰2020年(nian)1月

ISBN︰978-7-5339-5915-9

套裝(zhuang)定(ding)價︰127.00元

編輯推薦

? 集(ji)結家(jia)喻戶曉(xiao)的詩人巨匠,呈現(xian)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的na) /strong>

世紀(ji)的一(yi)切騷動撲向(xiang)詩人們,他們周圍奔涌著奇異的mou)繃鰨 貝男  說謀蝕? 涑閃酥種址(zhi)feng)格(ge)各異的詩歌(ge)流派︰象牙塔中的nan)笳髦饕澹 勱褂yu)宏大主題,具有一(yi)種宇宙的和形而上學的na)惹椋淮蠼幀 慍∩系奈wei)來(lai)主義,包含了一(yi)場民族詩歌(ge)的復甦,同(tong)時進行著徹底的革新,用語言的槍彈進行革命與搏斗(dou);阿克梅(mei)主義,一(yi)種對世界(jie)文化的眷戀……

兩卷(juan)詩集(ji)收(shou)錄了白(bai)銀時代最負盛名的25位(wei)詩人的詩歌(ge)代表作。這些詩人,既(ji)有中國讀者熟知、文學史地(di)位(wei)顯yuan)he)的阿赫(he)瑪托娃,茨維塔耶(ye)娃,曼德爾施塔姆,葉賽寧(ning),勃洛克,古(gu)米廖夫(fu),也有中國讀者不太(tai)了解、甚至完全陌生(sheng)的,但國際影(ying)響(xiang)至今(jin)有xing)鑫藜醯穆蘚he)維茨mu)ㄦ  讀lian)娜(na)?古(gu)羅,切魯(lu)賓(bin)娜(na)?加布里亞(ya)克,赫(he)列勃尼科夫(fu),安年(nian)斯基,庫茲明等人。

? 譯自yuan)磧鐫 嫻氖 ge)精品,首部極具權威的金庫版本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》是由俄語文學專家(jia)、普(pu)希金紀(ji)念獎(jiang)章(zhang)得(de)主鄭體武(wu)教(jiao)授(shou)花費數年(nian)心血精心編選、翻譯,全部詩歌(ge)從俄語原詩直接翻譯,保留原詩的韻(yun)味,是極具權威性(xing)的金庫版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譯本。本書除了相對集(ji)中展示白(bai)銀時代俄國詩人們的創作風(feng)采,也能(neng)在整個俄羅斯詩歌(ge)的譯介方面,起(qi)到(dao)一(yi)huan) 氖耙挪谷鋇淖饔謾/p>

? 被(bei)認(ren)為是二十世紀(ji)俄羅斯最偉大的詩人——茨維塔耶(ye)娃

茨維塔耶(ye)娃,俄羅斯白(bai)銀時代杰出的女(nv)詩人。茨維塔耶(ye)娃常常以詩歌(ge)的形式jiang)澩錟na)心獨特的感(gan)受(shou),以生(sheng)命、死亡、愛情和藝(yi)術、時代和tuo)婀卻笫攣 魈猓 bei)譽(yu)為不朽的、紀(ji)念碑(bei)式的詩篇,在20世紀(ji)世界(jie)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(di)位(wei),被(bei)認(ren)為是二十世紀(ji)俄羅斯最偉大的詩人。她一(yi)生(sheng)的傳奇經歷,她的早慧、她與帕斯捷(jie)爾納克、里爾克等文學大師(shi)之間(jian)的感(gan)情糾葛(ge)、被(bei)時代困厄的na)松sheng)處境(jing)、自殺的結局都(du)給這位(wei)偉大的女(nv)詩人增添了神秘的色彩。

? 展現(xian)知名詩人的另一(yi)面

馬雅可夫(fu)斯基在許多人心中的定(ding)義仍然是革命詩人,本書選取馬雅可夫(fu)斯基早期作為現(xian)代派詩人的作品,展現(xian)給當(dang)代讀者一(yi)個更立體全面的馬雅可夫(fu)斯基,一(yi)個“大街的兒子”“現(xian)代吟(yin)游詩人”。

? 小眾(zhong),卻影(ying)響(xiang)巨大的秘藏詩人

被(bei)阿赫(he)瑪托娃尊(zun)為老(lao)師(shi),曼德爾施塔姆口中的“生(sheng)來(lai)要成為俄羅斯的歐里庇得(de)斯”的詩人

——安年(nian)斯基

改變俄羅斯口語命運(yun),“絕對世俗而凡塵”的nan)執饕迨 /p>

——赫(he)列勃尼科夫(fu)

從伏爾加河畔(pan)飄然huan)粒 lai)歐洲文化的詩人

——庫茲明

對詩歌(ge)的mou)麓世牡鶻辛艘yi)場憤世嫉俗的突(tu)襲,為象征主義詩歌(ge)注入奇跡般的生(sheng)命氣息的詩人

——索洛古(gu)勃

? 致一(yi)百年(nian)後的你

詩人的目(mu)光越過同(tong)代人,停(ting)留在一(yi)個未(wei)知的、但確定(ding)無疑的讀者身上,停(ting)留在你與我(wo)的身上。詩句(ju)抵(di)達了我(wo)們,就像一(yi)個星球將自己的光投向(xiang)另一(yi)個星球。在這些詩歌(ge)的光源已然熄(xi)滅(mie)之後,音節的余韻(yun)用了一(yi)個天(tian)文時間(jian),來(lai)到(dao)我(wo)們耳邊呢喃(nan)。

內(na)容(rong)簡介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?女(nv)詩人卷(juan)》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?女(nv)詩人卷(juan)》是19世紀(ji)末20世紀(ji)初(chu)俄國詩壇上一(yi)代優秀女(nv)詩人的詩歌(ge)合集(ji),由俄語文學專家(jia)、普(pu)希金紀(ji)念獎(jiang)章(zhang)得(de)主鄭體武(wu)先(xian)生(sheng)編選、翻譯,收(shou)錄了9位(wei)女(nv)詩人的200余篇詩歌(ge)代表作,全書譯自yuan)磧鐫 媸 ge)作品,極富(fu)韻(yun)味。

當(dang)世紀(ji)末情緒仍然彌漫在動蕩不安、危機四伏的俄國社會中時,一(yi)群個性(xing)鮮明、極富(fu)才華的作家(jia)正迸發出自己耀眼的光芒,共同(tong)締造了“白(bai)銀時代”的獨特成就。這其中,一(yi)批(pi)頗(po)有建樹和影(ying)響(xiang)的女(nv)詩人迅速崛起(qi),她們qie)圓活康姆創 承問劍 xuan)泄自己的精神苦悶和生(sheng)存窘迫(po)感(gan)。在大時代的悲傷基調之下,她們或尋(xun)覓神秘的彼(bi)岸(an),或追思jia)Tyuan)過去的文化余韻(yun),或纏(chan)綿在不可得(de)的朦(mang)朧愛情中,創作出了極具個人風(feng)格(ge)的詩歌(ge),這些作品從獨特的角(jiao)度反映了這個時期整個俄國的社會現(xian)實(shi)和精神狀態,也成為了她們各自絢(xuan)爛一(yi)生(sheng)的最好注腳。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?男詩人卷(juan)》

《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金庫》是由俄語文學專家(jia)、普(pu)希金紀(ji)念獎(jiang)章(zhang)得(de)主鄭體武(wu)教(jiao)授(shou)花費數年(nian)心血精心編選、翻譯的極具權威性(xing)的金庫版白(bai)銀時代詩歌(ge)譯本,是可以文化出品的雙頭鷹經典系列的第二輯。其中,“男詩人卷(juan)”收(shou)錄了白(bai)銀時代最負盛名的十六位(wei)男詩人230余篇詩歌(ge)代表作。這些詩人,既(ji)有中國讀者熟知的勃留索夫(fu)、曼德爾施塔姆、勃洛克、馬雅可夫(fu)斯基等巨匠,也有中國讀者不太(tai)了解、甚至完全陌生(sheng)的,但國際影(ying)響(xiang)不容(rong)忽(hu)視的米哈伊lian)庫茲明、維利米爾?赫(he)列勃尼科夫(fu)、伊戈(ge)爾?謝(xie)維里亞(ya)寧(ning)等名家(jia)。

當(dang)世紀(ji)末情緒仍然彌漫在動蕩不安、危機四伏的俄國社會中時,一(yi)群個性(xing)鮮明、極富(fu)才華的作家(jia)正迸發出自己耀眼的光芒,共同(tong)締造了文學成就獨特的“白(bai)銀時代”。這其中,詩人群體更是qie)雲浞岣fu)huan)饔星 qiu)的文學流派和大量(liang)杰出的作家(jia)而備受(shou)矚目(mu)。象征派的勃洛克、阿克梅(mei)派的曼德爾施塔姆、未(wei)來(lai)派的馬雅可夫(fu)斯基、新農(nong)民詩派的葉賽寧(ning)等具有世界(jie)影(ying)響(xiang)的巨匠,用最凝練的語言形式——詩歌(ge),書寫當(dang)時的俄羅斯涌動著的種種思潮。他們將永恆的情感(gan)投向(xiang)我(wo)們,就像一(yi)個星球在將自己的光投向(xiang)另一(yi)個星球。

作者簡介

安娜(na)?安德列耶(ye)芙娜(na)?阿赫(he)瑪托娃(,1889—1966),1907年(nian)發表處女(nv)作,後參加ying) 嗣mei)派。阿赫(he)瑪托娃的“室(shi)內(na)抒情詩”,以自己獨特的方式jiang)硐xian)了十月革命前(qian)十年(nian)的惶恐zhi)瘴?︰罄lai)她的詩歌(ge)題材和主題明顯擴大。她的詩有古(gu)典詩歌(ge)的嚴整、明快、簡練、罕見(jian)的和諧,令人想起(qi)古(gu)希臘的藝(yi)術,這無疑使(shi)她成為二十世紀(ji)的詩歌(ge)大師(shi)之一(yi)。她的詩風(feng)是古(gu)典詩歌(ge)傳統與俄國詩歌(ge)最新經驗的有xie)諍稀/p>

瑪麗娜(na)?伊萬諾芙娜(na)?茨維塔耶(ye)娃(1892—1941),自幼習詩,1910年(nian)即出版第一(yi)部詩集(ji)《黃(huang)昏紀(ji)念冊》,1921年(nian)出版代表詩集(ji)《里程標》。茨維塔耶(ye)娃詩風(feng)硬朗,筆觸剛(gang)毅,對文字的斟酌和詩藝(yi)的錘(chui)煉(lian)到(dao)了痴迷的mou)潭取K氖 搿翱嘁yin)”庶(shu)幾近之。約瑟夫(fu)?布羅茨基說她是20世紀(ji)世界(jie)最偉大的詩人。

季(ji)娜(na)伊達?尼古(gu)拉耶(ye)芙娜(na)?吉皮烏斯(1869—1945),詩人、作家(jia)、批(pi)評(ping)家(jia),老(lao)一(yi)代象征主義的代表之一(yi)。1888年(nian)開始發表作品,以擅長寫抒情詩著稱(chen)。她在描寫和抒發女(nv)性(xing)內(na)心的感(gan)受(shou)方面非(fei)常細膩、精確;huan)謐嗝   鋂粵    菇jiang)究(jiu)都(du)是她突(tu)出的特點。

奧西普(pu)?愛米爾耶(ye)維奇?曼德爾施塔姆(1891—1938),生(sheng)于(yu)華沙的一(yi)個皮匠(後成為商人)家(jia)庭,童(tong)年(nian)時bi)娓改蓋 穎bi)得(de)堡,畢業于(yu)杰尼舍夫(fu)學校。1907—1910年(nian)在索邦大學和海德堡大學旁听,1911年(nian)起(qi)在彼(bi)得(de)堡大學文史系讀書,同(tong)時從事文學創作與古(gu)代法語的研究(jiu)。1909年(nian)開始在《阿波羅》雜志上發表詩作,加入阿克梅(mei)派。出版過詩集(ji)《石頭》(1913) 、《Tristia》(1922)和《詩歌(ge)集(ji)》(1928)。曼德爾施塔姆堪稱(chen)一(yi)位(wei)哲理詩人,對歷史有著特別濃厚(hou)的興(xing)趣。他酷愛古(gu)希臘,深深地(di)感(gan)受(shou)到(dao)俄國文化與希臘文化的聯系,指出正是由于(yu)這種繼承關系才使(shi)“an)磧 晌 xiang)亮lian)殖閎鵲納砬薄Kren)為普(pu)希金、巴丘什科夫(fu)和巴拉廷斯基是俄國詩歌(ge)中希臘傳統的代表,並對yun)塹拇醋髑闋 吮仙sheng)的na)惹欏K氖 鋂宰 亍 溲牛 闈樽次錁 貳 蛄罰 謐 yun)律優美(mei)、考ji)浚  fu)表現(xian)力,是二十世紀(ji)初(chu)一(yi)位(wei)杰出的詩人。

弗拉基米爾?弗拉基米洛維奇?馬雅可夫(fu)斯基(1893—1930),是我(wo)國讀者熟知的俄羅斯與甦維埃詩人,十月革命和甦維埃政(zheng)權最著名和tuo)釗瘸cheng)的歌(ge)手(shou)。馬雅可夫(fu)斯基早年(nian)是個未(wei)來(lai)主義者,是未(wei)來(lai)主義的主要發起(qi)人和參加者之一(yi)。1913年(nian)他同(tong)布爾柳克、赫(he)列勃尼科夫(fu)和卡(ka)緬斯基共同(tong)發表未(wei)來(lai)派宣(xuan)言《給社會趣味一(yi)記耳光》和《du)圖jia)的nan)葳濉返齲  笸tong)傳統進行徹底決(jue)裂,打破詞法和句(ju)法常規,擴大詞匯(包括造新詞),隨意(yi)使(shi)用標點符號,賦予詩歌(ge)以新的、更自由的節奏;還“命令”實(shi)行“藝(yi)術民主化”,即chuang)咽 ge)與繪畫從沙龍和展廳遷移到(dao)廣場、街道(dao)、公共汽車、牆jiang)詰壬廈 lai),使(shi)藝(yi)術能(neng)夠huan)詠懇yi)個人,以實(shi)現(xian)“藝(yi)術面前(qian)人人平等”。

譯者簡介

鄭體武(wu),山東鄆城人,上海外國語大學教(jiao)授(shou)。主要從事俄羅斯文學的教(jiao)學、研究(jiu)與翻譯。有《俄國現(xian)代主義詩歌(ge)》等專著5部,《俄國現(xian)代派詩選》《勃洛克詩選》等譯著10余部。因(yin)“在譯介和研究(jiu)俄羅斯文學方面做出的貢獻”,先(xian)後獲得(de)俄羅斯作家(jia)協(xie)會頒發的獎(jiang)狀和俄羅斯文化部授(shou)予的普(pu)希金紀(ji)念獎(jiang)章(zhang)(1999),以及an)礪匏棺骷jia)協(xie)會名譽(yu)會員等稱(chen)號(2006),以及an)礪匏棺骷jia)協(xie)會和莫(mo)斯科作家(jia)協(xie)會授(shou)予的萊蒙托夫(fu)獎(jiang)章(zhang)(2014)。

評(ping)論

“從今(jin)天(tian)的觀點來(lai)看,俄羅斯文學的‘白(bai)銀時代’似乎是俄羅斯文學的‘黃(huang)金時代’。”

——《俄羅斯文學史》編者之一(yi)喬治?尼瓦

“阿赫(he)瑪托娃把十九世紀(ji)長篇小說的所(suo)有巨大的復雜性(xing)和財富(fu)引入俄羅斯抒情詩。如(ru)果不是有托爾斯泰(tai)的《安娜(na)?卡(ka)列尼娜(na)》、屠格(ge)涅夫(fu)的《貴族之家(jia)》、陀思ji)滓ye)夫(fu)斯基的na) 孔髕芬災亮興(xing)箍品fu)的某(mou)些作品,就不會有阿赫(he)瑪托娃。阿赫(he)瑪托娃的起(qi)源全部在俄羅斯散文王(wang)國,而不是詩歌(ge)。她在發展強烈而獨特的詩歌(ge)形式的同(tong)時,回望心理散文。她的詩學形式全部源自民歌(ge)非(fei)對稱(chen)的對句(ju)法,而這支細細的黃(huang)蜂(feng)刺有能(neng)力把心理花粉從一(yi)huan)浠 ban)到(dao)另一(yi)huan)浠 !/p>

——曼德爾施塔姆《關于(yu)俄羅斯詩歌(ge)的通信(xin)》

“茨維塔耶(ye)娃作為一(yi)個詩人而生(sheng),並且(qie)作為一(yi)個人而死”。

——愛倫堡

“在我(wo)們這個世紀(ji),再沒有比(bi)茨維塔耶(ye)娃更偉大的詩人了。”

——約瑟夫(fu)?布羅茨基

“庫茲明、馬雅可夫(fu)斯基、赫(he)列勃尼科夫(fu)、伊萬諾夫(fu)、索洛古(gu)勃、阿赫(he)瑪托娃、古(gu)米廖夫(fu)——這些詩人既(ji)不屬(shu)于(yu)昨(zuo)天(tian),也不屬(shu)于(yu)今(jin)天(tian),而屬(shu)于(yu)永遠(yuan)。”

——曼德爾施塔姆

“從今(jin)天(tian)的觀點來(lai)看,俄羅斯文學的‘白(bai)銀時代’似乎是俄羅斯文學的‘黃(huang)金時代’。”

——《俄羅斯文學史》編者之一(yi) 喬治?尼瓦

“安年(nian)斯基不是帕斯捷(jie)爾納克、曼德爾施塔姆和古(gu)米廖夫(fu)的老(lao)師(shi),他們摹仿他——不……上述詩人已經‘蘊含’于(yu)安年(nian)斯基。”

——阿赫(he)瑪托娃

“(安年(nian)斯基)生(sheng)來(lai)要成為俄羅斯的歐里庇得(de)斯的詩人。”

——曼德爾施塔姆

“不提及古(gu)米廖夫(fu),不提及他的詩,不提及他對yuan)砉 ge)的評(ping)論著作……就無法撰寫20世紀(ji)的俄羅斯詩歌(ge)史。”

——甦聯作家(jia)西蒙諾夫(fu)

“阿克梅(mei)派是為了那些受(shou)到(dao)建築精神的啟(qi)示,不像懦夫(fu)那樣放棄(qi)自己的na)爍ge),而快樂地(di)接受(shou)它以喚(huan)起(qi)和開發在建築學上還沉睡于(yu)內(na)部的力量(liang)的na)恕!/p>

——曼德爾施塔姆

“世界(jie)上有著數以百計的絕妙現(xian)象。對這些現(xian)象我(wo)們無以言表。現(xian)象越是令人稱(chen)奇,越是令人贊嘆(tan),我(wo)們僵死的言語就越是無法述說。就我(wo)們俄羅斯而言,亞(ya)歷山大?勃洛克的詩歌(ge)和生(sheng)平就是此類美(mei)好而又難以名狀的nan)窒籩 yi)。”

——帕烏斯托夫(fu)斯基

“勃洛克代表了一(yi)整個詩的時代。”

——馬雅可夫(fu)斯基

“勃洛克……一(yi)個成熟的俄羅斯詩人,實(shi)現(xian)了普(pu)希金珍視的夢——成為自己的時代的匹敵者,表達自己的時代的文化。”

——曼德爾施塔姆

“馬雅可夫(fu)斯基以yun)咚俚慕挪皆yuan)遠(yuan)超出了我(wo)們的nan)執 菇 鎂玫di)在某(mou)個轉折處等待我(wo)們qia)!/p>

——茨維塔耶(ye)娃

“在馬雅可夫(fu)斯基的新藝(yi)術中,先(xian)前(qian)喪失了藝(yi)術性(xing)的大街又獲得(de)了自己的語言、自己的形式……詩人並非(fei)透過窗(chuang)戶張望大街。他認(ren)為自己就是大街的兒子,而我(wo)們便(bian)根據兒子的na)rong)貌獲悉了母親的美(mei)lan)觶 嗣竅xian)前(qian)不會、也不敢去打量(liang)這位(wei)母親的臉龐。”

——俄國形式主義理論家(jia)什克洛夫(fu)斯基

“恐怕沒有一(yi)個像馬雅可夫(fu)斯基一(yi)樣,在革新和豐富(fu)huan)礪匏褂鋂苑矯嬡〉de)過這麼大的創造性(xing)的mou)刪汀U饈遣蝗rong)爭辯的。”

——俄國文學家(jia)、批(pi)評(ping)家(jia)盧那察爾斯基

“詩壇的頂峰是屬(shu)于(yu)馬雅可夫(fu)斯基的,這在以yuan)蟺哪nian)月里得(de)到(dao)了證實(shi)。”

——帕斯捷(jie)爾納克

“我(wo)不能(neng)設想我(wo)的青年(nian)時代可以沒有葉賽寧(ning),正如(ru)不能(neng)設想俄羅斯可以沒有白(bai)樺一(yi)樣。他屬(shu)于(yu)那些也許幾百年(nian)才產生(sheng)幾個的詩人,他們不但進入俄羅斯文學,而且(qie)已經進入俄羅斯的風(feng)景,成為它不可分割(ge)的一(yi)部分……”

——俄羅斯當(dang)代詩人多里佐

“我(wo)喜歡(huan)葉賽寧(ning)所(suo)有的作品,他對yuan)砉蟺di)氣息的捕捉jiao)qia)到(dao)好處。”

——帕斯捷(jie)爾納克

“(索洛古(gu)勃)處于(yu)任何(he)流派及傳統之外。”

——俄羅斯文學批(pi)評(ping)家(jia)多利寧(ning)

“曼德爾施塔姆是更有資格(ge)獲得(de)諾dang)炊難?jiang)的詩人。”

——1987年(nian)諾dang)炊難?jiang)得(de)主、美(mei)籍俄語詩人布羅茨基

“在我(wo)看來(lai),《列寧(ning)格(ge)勒(le)》是現(xian)代主義詩歌(ge)的經典之作,正是這首詩,使(shi)曼德爾施塔姆立于(yu)二十世紀(ji)最偉大詩人的行列。”

——北(bei)島

“這是qie)桓鼉土骼甦咭yi)詞最高含義上的靈魂的流浪者,也是qie)桓鍪shou)到(dao)詛咒的詩人,他(曼德爾施塔姆)的經歷證明了這一(yi)點。他永遠(yuan)對南(nan)方、大海和新的地(di)方感(gan)興(xing)趣。”

——阿赫(he)瑪托娃

“曼德爾施塔姆沒有師(shi)承。這是值得(de)人們思考的。我(wo)不知道(dao)世界(jie)詩壇上還有這類似的事實(shi)。我(wo)們知道(dao)普(pu)希金和勃洛克的詩歌(ge)源頭,可是誰能(neng)指出這新奇的和諧,是從何(he)處傳到(dao)我(wo)們的耳際shi)這種和諧就是qian)攣髕pu)?曼德爾施塔姆的詩! ”

——阿赫(he)瑪托娃

“他(曼德爾施塔姆)我(wo)行我(wo)素(su),而不管(guan)任何(he)現(xian)成的用語——尤其是當(dang)代用語。他有太(tai)多東西要說了,根本就顧不上操心他在風(feng)格(ge)上的獨特性(xing)。但正是他這種超負荷(he)的質量(liang)使(shi)他那在別的情況下lu)9嫻氖 ge)變得(de)獨特。”

——約瑟夫(fu)?布羅茨基

“曼德爾施塔姆作為一(yi)個‘阿克梅(mei)派’,執著地(di)在詩中追fei)笞琶mei)。他的詩格(ge)律嚴謹(jin),韻(yun)腳清晰,節奏分明,讀來(lai)朗朗上口,僅在語言音響(xiang)的听覺感(gan)受(shou)中,便(bian)有一(yi)種直透gan)鈉 男?!/p>

——俄羅斯文學翻譯家(jia)王(wang)智(zhi)量(liang) 

上海快三代理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