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錄

中國作家(jia)協(xie)會(hui)主(zhu)管

創意本位的文科(ke)及其可(ke)能(neng)性

來源︰《duan)tan)索與爭鳴》  葛(ge)紅兵  2020年02月21日09:02

一(yi)

科(ke)技發明(ming)創新對(dui)于國家(jia)發展(zhan)的意義,我們(men)已(yi)經(jing)有了比較清楚的認知。“科(ke)技是第一(yi)生產(chan)力”,這是大(da)多數人的共識,尤(you)其是中美貿易(yi)爭端向科(ke)技領域蔓延以來,我們(men)對(dui)此的認識更加you)羈獺5 牽 幕hua)創意創新對(dui)于國家(jia)發展(zhan)的意義,我們(men)的認知還相對(dui)滯後(hou)。相較于中美貿易(yi)爭端迅速而猛烈地向科(ke)技領域蔓延,其向文化(hua)領域蔓延的速度要緩慢得(de)多,溫和得(de)多,其影(ying)響也要滯後(hou)得(de)多。科(ke)技爭端是“熱戰(zhan)”,大(da)家(jia)都能(neng)覺察到,而文化(hua)爭端類似“冷戰(zhan)”,大(da)家(jia)不容易(yi)覺察到。科(ke)技爭端的結(jie)果一(yi)兩(liang)年就能(neng)看出來,直接影(ying)響產(chan)業發展(zhan),而文化(hua)爭端的結(jie)果短(duan)時間是看不出來的,常常需要十年,甚至更長的時段才(cai)能(neng)看出來。

事實(shi)上xi) 諮?叨dui)20世紀(ji)美甦冷戰(zhan)的研究,在文化(hua)爭端問題上多數是盲視的。迄今為止,國內還很少有人注意到當時美甦兩(liang)國在文化(hua)發展(zhan)戰(zhan)略上的競爭,美國作為空間大(da)國及多民族移(yi)po)窆jia),與甦聯的情形非(fei)常相似。但是,美國的文化(hua)創意創新戰(zhan)略讓美國內部(bu)各種亞文化(hua)群體(各種種族群體、各種階層階級群體、各種亞文化(hua)社群群體)都能(neng)發聲,進而鍛造出具有統一(yi)國家(jia)認同(tong)的“美國夢(meng)”文化(hua)。這是一(yi)種看起來支(zhi)離破碎(sui)、眾(zhong)聲喧嘩(hua),但卻實(shi)質上是由(you)“美國夢(meng)”支(zhi)撐起來的“總體性文化(hua)”。它讓美國文化(hua)形成了世界級意識形態及文化(hua)優勢,從(cong)而佔領了世界文化(hua)高地,以致(zhi)于它的敵對(dui)國家(jia)民眾(zhong)常常也因能(neng)欣賞和擁有它的產(chan)品及成果而自(zi)豪。相比較而言,甦聯則恰恰相反,在最(zui)後(hou)的關(guan)頭,它沒有經(jing)受(shou)住一(yi)種文化(hua)上的“爭端”。甦聯“一(yi)體性文化(hua)”表面的強勢和美國“總體性文化(hua)”表面的弱勢,恰恰形成了其內在強弱的反照。

從(cong)更深(shen)的文化(hua)傳統層面看,中國是客觀的人本主(zhu)義文化(hua)傳統國家(jia),內部(bu)的共同(tong)性由(you)文化(hua)共同(tong)性支(zhi)撐,其文化(hua)發展(zhan)gu)且源 寫  zhu)要導向的。盡管中國曾經(jing)有五(wu)四運動(dong),但是中國沒有出現日本jiu)裰撾 率降奈幕hua)變革(ge)。五(wu)四前後(hou),中國文人曾經(jing)多層次、多向度地呼喚“青春文化(hua)”,其時的先賢是看到這一(yi)點的。“老大(da)中國”在文化(hua)意識上必須轉型為“少年中國”。梁啟超在《少年中國說》中xing)吹潰骸壩怨zhi)老少,請先言人之(zhi)老少。老年人常思既往,少年人常思將來。惟思既往也,故(gu)生留戀(lian)心;惟思將來也,故(gu)生希(xi)望(wang)心。惟留戀(lian)也,故(gu)保守;惟希(xi)望(wang)也,故(gu)進取。惟保守也,故(gu)永舊(jiu);惟進取也,故(gu)日新。惟思既往也,事事皆其所(suo)已(yi)經(jing)者,故(gu)惟知照例(li);惟思將來也,事事皆其所(suo)未經(jing)者,故(gu)常敢yi)聘瘛@夏耆順6嚶鍬牽 倌耆順︰眯xing)樂。惟多憂也,故(gu)灰心 ;惟行(xing)樂也,故(gu)盛氣。惟灰心也,故(gu)怯懦;惟盛氣也,故(gu)豪壯。惟怯懦也,故(gu)苟且;惟豪壯也,故(gu)冒(mao)險(xian)。惟苟且也,故(gu)能(neng)滅世界;惟冒(mao)險(xian)也,故(gu)能(neng)造世界。老年人常厭(yan)事,少年人常喜事。惟厭(yan)事也,故(gu)常覺一(yi)切事無可(ke)為者;惟好事也,故(gu)常覺一(yi)切事無不可(ke)為者。”

陳(chen)獨秀在《敬告青年》一(yi)文中幾乎是不約而同(tong)地說道︰“予所(suo)欲涕泣(qi)陳(chen)詞者,惟屬(shu)望(wang)于新鮮活潑(po)之(zhi)青年,有以自(zi)覺而奮斗(dou)耳!”但是非(fei)常遺憾,之(zhi)後(hou)的半個多世紀(ji),這一(yi)進程並未得(de)以持續。中國文化(hua)由(you)“惟思既往”之(zhi)文化(hua)向“惟思未來”之(zhi)文化(hua),由(you)“傳承傳續型”文化(hua)向“創意創新型”文化(hua)的轉型之(zhi)路,依然(ran)任重道遠。

二(er)

世界意義上文化(hua)的“創新創意”轉型首先發生在二(er)戰(zhan)後(hou)的美國。美國社會(hui)率先意識到傳統文化(hua)觀已(yi)經(jing)不能(neng)適應(ying)戰(zhan)後(hou)飛速變化(hua)的國內、國際shi)質疲 切枰 yi)種嶄新的文化(hua)觀,一(yi)種以創意創新為本位的適應(ying)文化(hua)產(chan)業化(hua)發展(zhan)及公共文化(hua)服務化(hua)發展(zhan)需要的新的文化(hua)觀。在這種文化(hua)觀的催(cui)生下(xia),美國文學界誕生了黑(hei)人寫作、軍(jun)人反戰(zhan)寫作、女(nv)性寫作、原住民寫作、朋克寫作等一(yi)系列生機勃勃的亞文化(hua)寫作,造就了世界級的文學寫作高峰,同(tong)時期也相應(ying)地誕生了好萊塢等世界級文化(hua)創意創新產(chan)業。這一(yi)過(guo)程中,美國文化(hua)顯示(shi)出了極大(da)的原創性能(neng)級duan)嶸sheng),誕生了愛荷華等文學之(zhi)都,紐約、芝加哥等創意之(zhi)城,文化(hua)創意產(chan)業在國內生產(chan)總值的比例(li)逐(zhu)步(bu)jiao)嶸sheng),這種態勢一(yi)直延續到如今,如今的美國舊(jiu)金山(shan)灣區等已(yi)經(jing)成為世界級文化(hua)創意創新中xing)模 幕hua)創意產(chan)業佔國民經(jing)濟總值比例(li)已(yi)經(jing)超過(guo) 25%。

與這一(yi)進程相伴並有前瞻意義的指標是美國高校文科(ke)教(jiao)育的創意化(hua)趨勢。全(quan)美高校內部(bu)同(tong)時廣(guang)泛開展(zhan)了創意寫作教(jiao)育教(jiao)學改革(ge),創意寫作學科(ke)的價值被(bei)充(chong)分挖(wa)掘。美國政府支(zhi)持戰(zhan)後(hou)退伍軍(jun)人大(da)批(pi)量進入(ru)高校創意寫作學科(ke)學習(xi),極大(da)促進了這個學科(ke)的發展(zhan),讓這個學科(ke)一(yi)躍成為美國文科(ke)發展(zhan)最(zui)快速、受(shou)眾(zhong)面最(zui)大(da)、影(ying)響力最(zui)廣(guang)的基(ji)礎性學科(ke)。隨著這個學科(ke)飛速發展(zhan),美國文科(ke)出現了飛速創意化(hua)局面。如今很多人都了解斯坦(tan)福(fu)大(da)學的電(dian)子(zi)工程及電(dian)子(zi)信(xin)息技術學科(ke)在“ (gui)谷奇(qi)跡”中的作用,但是很多人不知道,斯坦(tan)福(fu)大(da)學是美國第三家(jia)大(da)力開展(zhan)創意寫作學科(ke)教(jiao)育教(jiao)學的高校, (gui)谷是科(ke)技 (gui)谷,同(tong)時也是文創 (gui)谷。

當時美國高校已(yi)經(jing)意識到,文科(ke)傳統的拉丁文教(jiao)學、古(gu)英語教(jiao)學、文學史(shi)、文化(hua)史(shi)教(jiao)學及宗教(jiao)、哲學類的思辨教(jiao)學,已(yi)經(jing)嚴重不適應(ying)當代社會(hui)生活世俗化(hua)、社會(hui)消費化(hua)、文化(hua)產(chan)業化(hua)的發展(zhan)態勢。文化(hua)不能(neng)是展(zhan)覽在博物館、擺(bai)放在圖書館的歷史(shi)資源,而應(ying)該通過(guo)二(er)度創意、三度創意等不斷地進行(xing)新的創意增值,最(zui)終形成文化(hua)產(chan)品並走(zou)向大(da)眾(zhong),成為日常生活里的文化(hua)創意消費品。文化(hua)不應(ying)該是死的、高高在上的,或(huo)者是故(gu)紙堆里的,而應(ying)該是活的、介入(ru)普通生活的,是大(da)眾(zhong)可(ke)以看得(de)著、摸(mo)得(de)著、用得(de)著的。這種發展(zhan)趨勢極大(da)地激活了社會(hui)對(dui)文化(hua)原創人才(cai)的重視,及對(dui)能(neng)在產(chan)業中進行(xing)二(er)度創意、三度創意研發的創意產(chan)業從(cong)業人員的渴求,因應(ying)這種渴求,美國源cong)詘 苫   場 稹?固tan)福(fu)等高校的創意寫作學科(ke)進入(ru)了高速發展(zhan)、全(quan)面開花階段,美國高校幾乎是同(tong)時覺醒,進入(ru)了一(yi)個以開設(she)創意寫作學課(ke)程為核心動(dong)作的全(quan)面展(zhan)開文科(ke)教(jiao)育教(jiao)學改革(ge)的新階段,如今全(quan)美高校文科(ke)教(jiao)育中每年長期活躍的創意寫作班有2400 多個,它們(men)構成了美國文科(ke)教(jiao)育教(jiao)學的核心場景。

這種以創意寫作學科(ke)的創生為運動(dong)核心的高校新文科(ke)化(hua)風潮(chao),之(zhi)後(hou)在世界範圍內擴張。它首先在英語世界傳播,進入(ru)英國、加拿大(da)以及澳大(da)利亞,成為這些(xie)國家(jia)文科(ke)教(jiao)育改革(ge)的抓手。如今在澳大(da)利亞和英國,幾乎每一(yi)所(suo)高校都有創意寫作學科(ke),已(yi)經(jing)成為世界級創意寫作學科(ke)高地。英國的東安吉利大(da)學甚至還gu)嘌雋俗zi)己的諾貝爾文學獎學員。澳大(da)利亞和英國社會(hui)對(dui)文化(hua)創意創新人才(cai)的重視和對(dui)文化(hua)創意創新產(chan)業的重視是同(tong)步(bu)的,他們(men)也領先于其他國家(jia)在全(quan)世界率先展(zhan)開了文化(hua)創意創新大(da)賽。1995年,澳大(da)利亞在這種意識的催(cui)促下(xia)誕生了自(zi)己的創意國家(jia)計劃。緊接著四年後(hou),英國也制定了“創意國家(jia)發展(zhan)計劃”。這個由(you)布萊爾帶(dai)隊(dui)擬定的計劃,從(cong)知識產(chan)權法支(zhi)持、金融政策、人才(cai)政策、教(jiao)育政策等各個方面提出了改進計劃,惟一(yi)的祈求是讓英國重新在文化(hua)上變得(de)偉大(da),成為世界文化(hua)創意創新的促動(dong)者,讓英國在10年內重新成為世界級文化(hua)領導力大(da)國,讓meng)幕hua)創意產(chan)業在英國倫(lun)敦成為戰(zhan)略支(zhi)柱產(chan)業,讓英國倫(lun)敦每4個人中就有1個從(cong)事文化(hua)創意產(chan)業。在20世紀(ji)的最(zui)後(hou)10年,澳大(da)利亞和英國的高校幾乎都ji)瓿閃誦攣目ke)化(hua)改革(ge),幾乎每所(suo)高校都創建了自(zi)己的創意寫作學科(ke),也因此澳大(da)利亞和英國的文化(hua)創意創新產(chan)業得(de)到了長足的發展(zhan)。如今,它們(men)已(yi)經(jing)成為“發達創意國家(jia)”,開始(shi)享受(shou)文化(hua)創意創新的先發紅利。

諾貝爾文學獎

中國是文化(hua)資源大(da)國,但還不是文化(hua)創意創新大(da)國;中國有悠(you)久(jiu)的文化(hua)資源積累(lei),但尚沒有世界級文化(hua)創意創新領導產(chan)業。我們(men)還沒有展(zhan)gu)疚頤men)的文化(hua)大(da)國魅力和文化(hua)強國實(shi)力,我們(men)離“發達創意國家(jia)”的距離尚遠。如今,在中美貿易(yi)爭端背景下(xia),我們(men)不僅(jin)需要科(ke)技發明(ming)創新助力國家(jia)發展(zhan),更加需要文化(hua)創意創新,我們(men)比任何時候都需要一(yi)場文科(ke)改革(ge)——一(yi)場以創意化(hua)改革(ge)為核心驅動(dong)的新文科(ke)建設(she)運動(dong)。在筆者看來,我們(men)召喚的“新文科(ke)”是以創意革(ge)命為標志的,未來的新文科(ke)將以知識傳承和文化(hua)傳續為基(ji)礎,但更是以知識創新、文化(hua)創意為核心教(jiao)育教(jiao)學目標的新文科(ke)。

這種以“文化(hua)創意創新”為核心驅動(dong)的新文科(ke),必然(ran)是“創意”本位的,而創意寫作學科(ke)將在其中發揮主(zhu)導作用、核心作用。首先,“創意”對(dui)于人來說是本體意義上的,人是創造性地思維著的,人是思維著的創造者。人類的本體性實(shi)踐是創意實(shi)踐,“人只有把自(zi)己領受(shou)為創意者時,他才(cai)可(ke)能(neng)真正(zheng)領受(shou)自(zi)己的生命本質並以其為基(ji)本原則來追fei)籩zhu)體性的自(zi)我完(wan)成”,在這一(yi)點上xi) 攣目ke)的創意化(hua)改革(ge)正(zheng)是讓教(jiao)育回(hui)歸人的生命本體實(shi)踐,是讓人成其為人的一(yi)種全(quan)人教(jiao)育實(shi)踐。

創意寫作學是以創意為本體論的新型寫作學,創意寫作學視域下(xia)的創作方法論不是按照世界的“是其所(suo)是”來臨摹,也不是按照世界的“是其該是”來想象,而是按照創意實(shi)踐著的主(zhu)體性創意原則來“創造世界”。進而言之(zhi),創意寫作視域下(xia)的寫作被(bei)理解為主(zhu)體對(dui)其創意本質shi)囊yi)種領受(shou)和實(shi)現的活動(dong)——寫作是主(zhu)體對(dui)本體性創意實(shi)踐的賦形。這也是創意寫作學科(ke)強調“人人會(hui)創意”、“寫作是創意實(shi)踐的實(shi)現活動(dong)”的原因。“創意”是第一(yi)位的,而寫作是“創意的實(shi)現”,它創造了世界的意義,並讓主(zhu)體成為顯身(shen)于意義中的創造性地思維著的“創造者”。創意寫作是一(yi)切創意創新的重要母源,是文化(hua)創意創新的重要上游環節。重新審視ying)拇da)利亞的“創意經(jing)濟”戰(zhan)略、英國的“創意文化(hua)”戰(zhan)略和“創意歐洲”戰(zhan)略,我們(men)會(hui)發現,這些(xie)“創意國家(jia)”戰(zhan)略都有一(yi)個“核”——文學,他們(men)都把文學當做創意國家(jia)建設(she)的最(zui)重要側重面,概(gai)因文學創作處于創意創新的上游位置,是文化(hua)整體創意創新發展(zhan)的重要動(dong)力和基(ji)礎。當然(ran),創意寫作所(suo)指的寫作,比傳統意義上的“文學”bei)gai)念(nian)所(suo)蘊含(han)的外延要大(da)得(de)多。

一(yi)百年前,梁啟超、陳(chen)獨秀等就曾經(jing)大(da)聲疾呼改“老大(da)之(zhi)國”為“少年之(zhi)國”,呼吁(yu)進行(xing)一(yi)場文化(hua)上的改革(ge),可(ke)惜他們(men)並未找到實(shi)在的文化(hua)產(chan)業經(jing)濟形態來支(zhi)撐這種呼吁(yu),也未找到“激進文化(hua)革(ge)命”之(zhi)外的好mao)旆 詞shi)現,今天的新文科(ke)建設(she),正(zheng)可(ke)以呼應(ying)這種中國文化(hua)現代化(hua)創意創新lun) 偷陌倌曖yu)求。 

3m彩票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