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(deng)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穿過那(na)片(pian)樹林(lin)(節(jie)選)

來源︰青春文學(xue)(微信公眾號)  裘(qiu)山山  2020年02月21日(ri)08:05

穿過那(na)片(pian)樹林(lin)

穿過那(na)片(pian)樹林(lin),屬(shu)于他的(de),也會屬(shu)于你(ni)——題記

上帝對(dui)她是不huai) 降de)。

皮膚不僅是黑而且還(huai)有些粗糙,沒有烏亮的(de)大眼(yan),沒有高削(xiao)的(de)鼻梁,只有一張過于寬厚的(de)嘴唇,就連(lian)頭(tou)發(fa)也毫無光(guang)澤,又黃又硬;身(shen)材是那(na)麼瘦小(xiao),既不豐滿(man),也無苗條可言。

總(zong)之,她沒有一點兒能打(da)動(dong)人(ren)的(de)地(di)方。

既已不成其為路(lu)。在琳瑯pa)康de)“大篷車”之間,填滿(man)了男男女女的(de)身(shen)軀和(he)嘈雜聲。每個人(ren)都非常自覺地(di)挪(nuo)動(dong)著碎(sui)步,仿lu)fu)像參觀(guan)展覽似(si)的(de)向(xiang)前走著。

甦鐵也像一粒(li)小(xiao)砂(sha)子似(si)的(de)順(shun)著人(ren)流緩(huan)緩(huan)移動(dong)。她大概是這中間唯一沒悠(you)閑神態的(de)人(ren)。但想(xiang)快一點兒又不可能,太擠了。每個星期天到這兒來的(de)人(ren)恐怕(pa)不會少(shao)于五位數。她有些後悔了,干嘛到這兒來?買衣lu)fu)?為什麼,不到百貨公司(si)去?是隔壁(bi)的(de)王(wang)老師告訴她,這兒的(de)衣lu)fu)樣式最多。可為什麼要(yao)去問王(wang)老師?

(這都是因(yin)為要(yao)見(jian)他,他要(yao)來了。不huai)芤鄖暗de)一切多麼浪漫(man),多麼富有詩意(yi),他畢竟(jing)是個瀟(xiao)灑的(de)男子,他要(yao)見(jian)的(de)畢竟(jing)是我,是甦鐵。)

昨(zuo)天下午,甦鐵收到了他的(de)電(dian)報(bao),他要(yao)來了。于是甦鐵的(de)一切便開始脫離了正常的(de)軌道,她先是一個人(ren)關在屋子里翻出了所有的(de)衣lu)fu),一件(jian)件(jian)反復試穿著,甚至連(lian)媽媽寄(ji)來讓她送給一個同事的(de)新衣lu)fu),也被她試了一下。足(zu)足(zu)花了一個多小(xiao)時,可卻(que)一件(jian)也沒選中,最後還(huai)是穿上了媽媽留給她的(de)那(na)件(jian)五十年代式樣的(de)短呢(ne)子大衣,這件(jian)大衣從上大學(xue)起她就一直喜歡穿。藏(cang)青色(se),肩膀墊得很(hen)高,給她瘦小(xiao)的(de)身(shen)材增(zeng)加了一些神氣。然huan)笏pao)到王(wang)老師那(na)兒坐(zuo)了半(ban)個多小(xiao)時。也許王(wang)老師看出她的(de)心思了。她干嘛那(na)麼熱情地(di)告訴甦鐵應該到這兒來買衣lu)fu)?還(huai)說她太不愛打(da)扮(ban),還(huai)說她應該燙頭(tou)。“不,不,”甦鐵連(lian)連(lian)搖頭(tou),好像別人(ren)要(yao)她去搶劫。“我怎麼能燙頭(tou)?不,不,太不可能了。”她的(de)確無法想(xiang)象自己也像別的(de)姑娘那(na)樣踩(cai)著高跟(gen)鞋,頂(ding)著pa)tou)fan) 恕;hui)到房(fang)間後她立即給媽媽寫了一封信,媽媽是她的(de)唯一可以傾訴苦惱的(de)人(ren)。

“媽媽,別替我擔心,我已經是成年人(ren)了,我知(zhi)道該怎樣對(dui)待這件(jian)事。他說過,心靈比什麼都重(zhong)要(yao)……”

可乘(cheng)shun)檔絞shi)區(qu)後,走在繁(fan)華的(de)大街上,她一下覺得自己是那(na)麼寒(han)磣,那(na)麼黯淡。星期天的(de)大街簡直是個流動(dong)的(de)服(fu)裝展覽。騎(qi)車的(de)也好,走路(lu)的(de)也好,都穿得那(na)麼時髦、考究,就是站在醬油鋪里的(de)姑娘,也都打(da)扮(ban)得漂漂亮亮的(de),讓人(ren)忍不住多看幾眼(yan)。她平時很(hen)少(shao)上街,就是上一趟街也常常是以書店作為目標,直去直回(hui)。不準把心思用在穿著上是她的(de)老規矩。

(可今天他要(yao)來。他要(yao)來見(jian)我。)

看那(na)個騎(qi)自行車的(de)姑娘,穿了件(jian)銀灰色(se)的(de)呢(ne)子大衣,還(huai)系了條白紗巾,多素雅呵。對(dui)面走過來的(de)那(na)個挽著小(xiao)伙子胳膊(bo)的(de)姑娘。黑亮的(de)頭(tou)發(fa)長(chang)得就像瀑(pu)布,配了件(jian)乳(ru)白色(se)的(de)太空服(fu),里頭(tou)是西(xi)洋紅(hong)的(de)高領(ling)毛衣,真(zhen)漂亮……甦鐵下意(yi)識地(di)看了一下自己︰藏(cang)青色(se)的(de)老樣式的(de)呢(ne)子上衣,鐵灰色(se)的(de)老樣式的(de)凡(fan)立丁褲子,和(he)一雙黑平絨(rong)布鞋。這一身(shen)給六七十歲(sui)的(de)老婦人(ren)穿也是合適的(de)。可她才二十七歲(sui)。平時穿什麼都不在乎,可今天,她真(zhen)希望自己是世上最美麗(li)的(de)姑娘,她從沒那(na)麼渴望過美。忽(hu)然,她把昨(zuo)天下午閃出的(de)念(nian)頭(tou)變成了一個決定︰去買一件(jian)衣lu)fu)。她口袋里有五十塊錢,本來打(da)算買世界名曲磁帶的(de)。就這樣,她按王(wang)老師提供的(de)線(xian)路(lu),涌入了從未光(guang)顧(gu)過的(de)“大篷車”隊。

眼(yan)花繚亂的(de)服(fu)裝世界。熱氣騰騰的(de)人(ren)群。甦鐵有些暈眩(xuan)了,衣lu)fu)卻(que)一件(jian)也沒看中,不是顏(yan)色(se)太鮮,就是式樣太洋。

在這以前,她從未給自己買過衣lu)fu),連(lian)內(na)衣內(na)褲都是由媽媽統一代買的(de)。她一向(xiang)不注意(yi)穿著,媽媽買什麼她就穿什麼。可事實上,只有她自己才知(zhi)道,誰也沒有她在穿著上那(na)麼慎(shen)重(zhong),那(na)麼仔細。因(yin)為她要(yao)做到不引人(ren)注目。因(yin)為她要(yao)防止出現任何一點服(fu)飾與相(xiang)貌的(de)不huan)he)諧。不,干脆說吧,是因(yin)為她丑。是的(de),她丑。

……

裘(qiu)山山簡介

1958年5月出生,祖(zu)籍浙江省,中國作家協會全(quan)委委員(yuan),中國作協軍事委員(yuan)會委員(yuan)。1976年入伍(wu),1978年發(fa)表小(xiao)說、散文。1983年畢業于四川師範大學(xue)中文系。曾任《西(xi)南軍事文學(xue)》主編。

主要(yao)作品有長(chang)篇小(xiao)說《我在天堂等(deng)你(ni)》《春草開花》等(deng),小(xiao)說集(ji)《白罌(ying)粟(su)》《一路(lu)有樹》等(deng),散文集(ji)《女人(ren)心na)欏貳兌T兜de)天堂》等(deng),長(chang)篇傳記文學(xue)《隆蓮法師傳》等(deng)。

作品曾獲第八屆(jie)全(quan)國"五個一huai)?cheng)獎"、第四屆(jie)冰心散文獎、中國人(ren)民解放(fang)軍文藝獎、第四屆(jie)魯迅(xun)文學(xue)獎,四川省第二、三、四屆(jie)文學(xue)獎、全(quan)國優秀散文雜文獎、《小(xiao)說月報(bao)》第八、九、十、十一屆(jie)百花獎,夏衍電(dian)影文學(xue)劇本獎等(deng)若干獎項。部分作品fan)環 胛 ?摹?ri)文和(he)韓文。

 

宝马彩票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