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(deng)錄

中國作(zuo)家協(xie)會(hui)主管

韓靜慧︰文學火炬照(zhao)亮人生之路

來源︰中國青年作(zuo)家報  只恆文 趙小萱 李晶柯  2020年02月29日08:40

韓靜慧有(you)一(yi)雙會(hui)跳舞的手,這是(shi)她給記者的第一(yi)印象。在接受《中國青年作(zuo)家報》記者專(zhuan)訪時,韓靜慧和藹的眼(yan)楮總(zong)是(shi)亮晶晶的,雙手如同指(zhi)揮家一(yi)樣,隨著講(jiang)述(shu)有(you)節(jie)奏地舞動(dong)著。就是(shi)這雙靈(ling)活縴細的雙手,曾經在課堂的黑(hei)板上留下(xia)娟秀的粉(fen)筆(bi)字,後來又寫出一(yi)部部動(dong)人的作(zuo)品。

把故事送給兒童

作(zuo)為有(you)著幾(ji)十(shi)年教學經驗的資深教師,從you)⊙?街醒?俚醬da)學的學生、從中國的學生到外國的學生,韓靜慧都(du)ji)jiang)過課,並且(qie)都(du)有(you)過深入的接觸。這樣的經歷對韓靜慧是(shi)相當(dang)寶貴的︰給了(liao)她無盡的創作(zuo)源泉,這也就造成(cheng)了(liao)她本(ben)身作(zuo)為作(zuo)家的獨特(te)性︰她寫的以(yi)各個年齡段為主人公的作(zuo)品都(du)有(you),比如給小學低(di)年級看的童話(hua)系列長(chang)篇作(zuo)品有(you)《笨(ben)女孩(hai)合(he)子和小水人們》和《小河馬(ma)卡拉》系列等;給小學高(gao)年級孩(hai)子you)吹淖zuo)品更(geng)多,比如長(chang)篇《賽罕(han)薩爾(er)河邊(bian)的女孩(hai)》等;給初(chu)高(gao)中孩(hai)子you)吹淖zuo)品《一(yi)樹(shu)幽蘭花(hua)落盡》;青春(chun)期(qi)孩(hai)子和父母共(gong)讀的長(chang)篇有(you)《為誰活著》……同時,在韓靜慧的小說中,總(zong)是(shi)有(you)著對孩(hai)子教育的思考與反(fan)思,這與她從事教師職業也是(shi)密不可分的。

成(cheng)為一(yi)個講(jiang)故事的人,是(shi)從當(dang)一(yi)名人民教師開始(shi)的。當(dang)年韓靜慧在一(yi)所小學執(zhi)教,在教學中她發現(xian)每kang)鄙峽瘟逕xiang)起,學生的思緒常常還(huai)停留在課間活動(dong)的狀態中,注意(yi)力無法回到課堂上,如果用強硬的方式(shi)拉回,效果反(fan)而(er)不好,于是(shi)她就用講(jiang)故事吸引學生注意(yi)力︰“同學們注意(yi)了(liao),老xian)Ωda)家講(jiang)一(yi)個故事……”學生們qie)yi)听有(you)故事,小耳朵立刻支了(liao)起來,韓靜慧的課前故事,一(yi)般都(du)是(shi)她隨口編出來的與授課內(na)容有(you)關聯的故事,等學生注意(yi)力集中了(liao),再自然huai)傻秸zheng)式(shi)的教科(ke)書學習內(na)容。韓靜慧說,用講(jiang)故事的方式(shi),一(yi)來可以(yi)烘托課堂氣氛,二(er)來也能夠吸引學生注意(yi)力,提高(gao)學習效率(lv)。

即使擔任數學老xian)ζqi)間,相比于其他教師只講(jiang)數學題解法的授課方式(shi),她也能想辦法使自己的課堂更(geng)生動(dong)有(you)趣一(yi)些,她會(hui)把每一(yi)個數學題都(du)編成(cheng)故事講(jiang)給學生听,以(yi)編故事或者游戲的形式(shi)來調動(dong)孩(hai)子的積極性。在教語文的時候,為了(liao)提高(gao)學生的寫作(zuo)能力,她也總(zong)是(shi)設置(zhi)一(yi)些故事情景,對學生進(jin)行各種語言(yan)訓練和語文基礎知識學習,培養(yang)孩(hai)子們的想象力和思維能力,除了(liao)事先設置(zhi)好的內(na)容外,很多都(du)是(shi)臨(lin)場(chang)發揮的,比如正(zheng)在上課時,突然飛進(jin)來一(yi)只蜜(mi)蜂(feng),或者走進(jin)來一(yi)個人,在學生注意(yi)力分散或者議論紛紛課堂紀律(lv)很亂(luan)的情況(kuang)下(xia),韓靜慧會(hui)立刻找一(yi)些學生來描繪這只蜜(mi)蜂(feng)或者描繪一(yi)下(xia)這個人的形象,比如蜜(mi)蜂(feng)是(shi)怎(zen)樣飛行的?翅膀是(shi)怎(zen)樣的?這個人長(chang)相有(you)什麼特(te)點?你能不能說一(yi)句帶有(you)夸(kua)張或者比喻等修辭(ci)手法的句子。也是(shi)通過這樣的引導,把學生的注意(yi)力從蜜(mi)蜂(feng)或者來人的身上轉移到語言(yan)描述(shu)能力的訓練中。

這樣的授課方式(shi),除了(liao)能讓自己不斷(duan)地臨(lin)場(chang)發揮想故事、編故事外,有(you)時學生們的精(jing)彩發言(yan)也在不斷(duan)地激發著韓靜慧的創造力,使她能夠直接而(er)又鮮(xian)活地了(liao)解到孩(hai)子們的所知所想,從而(er)直接地轉化為文字。比如她的《河馬(ma)卡拉和他的一(yi)家》系列長(chang)篇中那些融入在小河馬(ma)卡拉學校和家庭生活中的許多有(you)趣的游戲很多都(du)是(shi)韓靜慧在課堂教學中臨(lin)場(chang)發揮編出來讓自己學生也玩(wan)過的各種語言(yan)類數學類游戲。

教師的經歷給了(liao)韓靜慧無盡的創作(zuo)源泉,也是(shi)她在兒童文學創作(zuo)之路上特(te)有(you)的優(you)勢。“在長(chang)期(qi)的教學實踐中,我對孩(hai)子的心理特(te)征和成(cheng)長(chang)狀態已經了(liao)如指(zhi)掌,它們都(du)潤(run)物細無聲地沁(qin)入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,所以(yi)我不用特(te)地去體驗生活就能信手拈來。”韓靜慧說。成(cheng)為一(yi)名作(zuo)家,是(shi)偶然,但也是(shi)必然。她最先接觸的就是(shi)兒童,最先想到的也是(shi)兒童,那麼下(xia)筆(bi)寫出的故事luan)彩shi)送給兒童。

帶著使命與責任感(gan)創作(zuo)

在教學之余,韓靜慧把自己在課堂給學生們隨口講(jiang)的故事都(du)寫下(xia)來,開始(shi)向雜志jiu)繽陡濉? shi)了(liao)邊(bian)教書、邊(bian)創作(zuo)的生涯(ya)。她的多部長(chang)篇還(huai)被改編成(cheng)電影公映(ying)chang)H緋chang)篇兒童文學小說《賽罕(han)薩爾(er)河邊(bian)的女孩(hai)》出版後就被央視電影頻道投資拍攝成(cheng)電影《氈匠和他的女兒》。長(chang)篇小說《賽罕(han)薩爾(er)河邊(bian)的女孩(hai)》更(geng)是(shi)獲(huo)得了(liao)2017年冰心兒童文學圖書獎(jiang)。

韓靜慧創作(zuo)的神秘女生三部曲(qu),除了(liao)《外國來的小女生》還(huai)有(you)《懶女泡(pao)泡(pao)》《不和女生斗氣》,三本(ben)書的共(gong)同點就是(shi)語言(yan)幽默活潑,生動(dong)有(you)趣,即使是(shi)寫父子之間矛盾(dun)的小說《父子較量》,話(hua)題不輕(qing)松,卻(que)以(yi)非常幽默輕(qing)松的筆(bi)調娓(wei)娓(wei)道來,很多讀者都(du)是(shi)在笑聲中閱讀完畢的。

韓靜慧認為,“一(yi)部好的作(zuo)品,最起碼語言(yan)要優(you)美、順暢、干(gan)淨,如果一(yi)部作(zuo)品的語言(yan)絮絮叨叨、生澀(se)粗鄙,那最起碼語言(yan)關都(du)沒有(you)過。”她的親子共(gong)讀作(zuo)品《為誰活著》,近日獲(huo)得中廣聯合(he)會(hui)有(you)聲閱讀委員會(hui)頒發的“70年70部?優(you)秀有(you)聲閱讀文學作(zuo)品”,《神秘女生》系列叢書也已經由喜馬(ma)拉雅(ya)電台作(zuo)為精(jing)品同步推出。

創作(zuo)精(jing)品不是(shi)qie)yi)件簡單的事。韓靜慧在寫《為誰活著》時,3個月沒有(you)見任何人,只是(shi)每隔幾(ji)天下(xia)樓(lou)去買一(yi)次(ci)吃的,寫完最後一(yi)個字才扔下(xia)筆(bi)出去散步。“走在路上,猛一(yi)抬(tai)頭發現(xian)滿大(da)街的玉蘭花(hua)都(du)盛開了(liao),低(di)頭看看自己還(huai)穿著冬季(ji)厚厚的長(chang)款大(da)衣,原來春(chun)天已經來了(liao)。”韓靜慧說,那qie)yi)刻她哭了(liao),“我一(yi)個人穿行在夜晚的玉蘭樹(shu)之間,開始(shi)拷問自己,我到底在為誰活著?為什麼活著?我寫作(zuo)的意(yi)義到底在哪里?”

韓靜慧說,隨著不斷(duan)地對自己的扣(kou)問和與自己靈(ling)魂的對話(hua),寫作(zuo)的意(yi)義漸漸清晰(xi)起來,那就是(shi)把愉快和輕(qing)松留給了(liao)讀者,把沉重(zhong)和問題留給了(liao)自己。比如她一(yi)直在關注青少(shao)年心理健康(kang)與原生家庭問題,她想讓有(you)這些情況(kuang)的孩(hai)子看了(liao)自己寫的書之後,能陽光快樂起來,更(geng)希望自己的書適合(he)家長(chang)和教育工(gong)作(zuo)者閱讀。在《為誰活著》中,她沒有(you)孤立地寫chun) 櫻 er)是(shi)將主要筆(bi)墨轉向了(liao)背(bei)後的原生家庭。雖然作(zuo)品中的主角(jiao)qie)彩shi)青春(chun)期(qi)的孩(hai)子,但孩(hai)子不再是(shi)唯一(yi)的主角(jiao),他背(bei)後的原生家庭成(cheng)員ben) shi)站(zhan)到了(liao)台前。韓靜慧認為,心理問題都(du)來自于原生家庭,“有(you)有(you)問題的孩(hai)子,就有(you)有(you)問題的家長(chang)。不但孩(hai)子們需要心理的培養(yang)和快樂引導,家長(chang)更(geng)需要學會(hui)做家長(chang),學會(hui)和孩(hai)子溝di) 薄/p>

每個時代都(du)有(you)屬于每個時代的兒童,他們都(du)有(you)自己獨特(te)的童年,但韓靜慧早期(qi)的作(zuo)品在今天依舊(jiu)受歡迎。韓靜慧將自己發現(xian)的問題和思考都(du)以(yi)小說的形式(shi)書寫出來,這依舊(jiu)是(shi)qie)yi)位教育工(gong)作(zuo)者的延伸。韓靜慧認為,“無論歲月怎(zen)麼流(liu)失,有(you)一(yi)些屬于童年的想象力和童年精(jing)神本(ben)質以(yi)及(ji)人性內(na)在的東西都(du)是(shi)相同的,都(du)不會(hui)隨時間而(er)改變。”

“一(yi)個作(zuo)家,他最重(zhong)要的品質應該(gai)是(shi)qie) you)社會(hui)責任感(gan),要有(you)擔當(dang)。作(zuo)品要讓人看了(liao)之後有(you)所收獲(huo)。不能僅僅是(shi)為了(liao)賺錢(qian),或者是(shi)自我情緒的一(yi)個發泄。好的作(zuo)品自身的美學力量就像是(shi)火炬,它能照(zhao)亮人性,引導人類向美的方向前行。”韓靜慧說。

1分赛车官网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