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錄

中國作(zuo)家協會主管

月關(guan)︰小說(shuo)創作(zuo)應是(shi)“文以(yi)載道(dao)”,而非qia)耙yi)道(dao)制文”

來(lai)源︰中國網絡作(zuo)家村(cun)(微信公眾(zhong)號)    2020年(nian)02月06日(ri)10:08

Q︰月關(guan)老師,您(nin)最近主要在忙些什(shi)麼?

月關(guan)︰我最近正在進行《南宋異(yi)聞錄》這部長篇(pian)小說(shuo)寫作(zuo)。

同時(shi)在進行劇本的創作(zuo),一(yi)部是(shi)消防題材的,還有一(yi)部是(shi)仙(xian)俠題材的。

Q︰這次中國網絡作(zuo)家村(cun)成立(li)兩周(zhou)年(nian),和第一(yi)年(nian)來(lai)參加時(shi)相比(bi),有沒有什(shi)麼不同的心情和感受?

月關(guan)︰我每屆都來(lai)了,因為我也是(shi)最早入駐的一(yi)批(pi)村(cun)民之一(yi)。今年(nian)跟(gen)去年(nian)相比(bi),感覺就是(shi)網絡作(zuo)家這個群體(ti)越(yue)來(lai)越(yue)壯大(da)了,活動(dong)也辦(ban)得(de)越(yue)來(lai)越(yue)好(hao)了。

其實現在大(da)家yi)畽dong)都越(yue)來(lai)越(yue)多了,有時(shi)候沒事(shi)兒我甚(shen)至(zhi)寧願就待著。以(yi)前(qian)我們見面還都約吃飯,精力(li)很旺(wang)盛,現在有時(shi)候想“癱”著休息,讓腦袋放空一(yi)下(xia),但這其實蠻好(hao)的,恰(qia)恰(qia)說(shuo)de)鞔da)伙參加的活動(dong)真的太多了,社會對(dui)我們的重視也多了。

Q︰入行10年(nian)左右的時(shi)間,您(nin)一(yi)直bei)矢魂。 shi)如何保持寫作(zuo)的熱(re)情的?

月關(guan)︰我每天都會寫好(hao)幾千字,一(yi)直bei)3腫耪庋淖刺 O衷詰納緇嶠謐嗾餉純歟 綣?誆恍礎 蝗?喲?琳擼 敲戳僥nian)之後,你就已經不知道(dao)現在的na)昵qing)讀者喜歡什(shi)麼東西了。

當(dang)然,我說(shuo)的這種喜歡,並不是(shi)一(yi)定要投其所好(hao),就順著讀者去寫,順著他(ta)們是(shi)寫不出(chu)好(hao)東西的。因為當(dang)讀者發現什(shi)麼東西都跟(gen)他(ta)想的完全一(yi)樣,就沒有驚(jing)喜了,那你的作(zuo)品就只是(shi)流于平庸。我說(shuo)的接觸讀者,是(shi)起碼我知道(dao)你喜歡什(shi)麼東西,我往(wang)這個大(da)方向(xiang)走,而不是(shi)跟(gen)你背離。

Q︰那入行到現在,您(nin)的文風(feng)有沒有什(shi)麼改(gai)變?

月關(guan)︰hao)扛鋈似涫刀薊嵊懈gai)變,包括創作(zuo)技(ji)巧(qiao)、文字風(feng)格,大(da)家都在求變。

舉(ju)個最簡單(dan)的例子。一(yi)開始我寫書,寫一(yi)個女孩子,可能她的頭發什(shi)麼樣、眼楮什(shi)麼樣、鼻子什(shi)麼樣、身(shen)材什(shi)麼樣都會完整寫出(chu)來(lai),現在可能就是(shi)第一(yi)面的感覺,我yi)嶁矗 昂芨gan)淨(jing)的一(yi)個女孩子,看著就如雪山上第一(yi)抹新綠(lv)”就沒了。

剛開始的時(shi)候會“贅言”,什(shi)麼是(shi)“贅言”?就是(shi)總怕觀眾(zhong)不明白。現在基本都ji)塹繾郵榛蛘呤只ping)幕,都ji)芐。 芏嗟摹白稈浴保 舊系諞yi)時(shi)間就整頁翻過去了。讀者要看的是(shi)故事(shi)情節,是(shi)人物,而不是(shi)很多“無用的話”。

Q︰讀者們對(dui)于文nan)?男棖竽兀看cong)最初的到現在有沒有不同?

月關(guan)︰讀者自己(ji)也在進步。當(dang)年(nian)網絡文nan)?掌鵠lai)的時(shi)候,一(yi)些很簡單(dan)的點,就能成為經典。但是(shi)現在,很多讀者已經是(shi)“老書蟲”了,那種簡單(dan)直白的小白文已經沒法(fa)滿足(zu)他(ta)們了,他(ta)就會當(dang)笑話看。

當(dang)然,現在還有很多年(nian)輕(qing)人在進入這個市場,可能他(ta)一(yi)開始喜歡的還是(shi)這種文章,我覺得(de)不需要去強行干(gan)涉,這個就是(shi)自由選擇,有人看就讓他(ta)看,看書總比(bi)玩(wan)游(you)戲(xi)強。起碼是(shi)給他(ta)培養了閱讀興(xing)趣。

其實對(dui)于網絡文nan)?lai)說(shuo),也是(shi)物競天擇。政(zheng)府需要引導的,一(yi)是(shi)正能量;第二(er)就是(shi)打擊不健康的東西,其他(ta)的就讓它自由生(sheng)長,好(hao)的會被留下(xia),不好(hao)的,自然也就被市場淘(tao)汰了。

Q︰其實在寫小說(shuo)之外,您(nin)自己(ji)本身(shen)也是(shi)編劇。您(nin)覺得(de)寫小說(shuo)和做編劇有什(shi)麼區別?為什(shi)麼cong)腥司醯de)轉型很難(nan)?

月關(guan)︰之前(qian)有人告訴我,他(ta)從(cong)作(zuo)家到編劇,花了半年(nian)時(shi)間才會寫劇本;寫完之後,再去寫小說(shuo),發現小說(shuo)已經不會寫了,又用了半年(nian)的時(shi)間轉型。因為寫小說(shuo)和做編劇,區別很大(da)。劇本的創作(zuo)邏(luo)輯跟(gen)寫小說(shuo)的創作(zuo)邏(luo)輯不一(yi)樣,它實際(ji)上比(bi)小說(shuo)要求更(geng)高。比(bi)re)縊 笄榻諞﹦舸鍘 mao)盾要沖(chong)突激烈,然後要求在整個劇情設計中情節一(yi)定要連貫。

其實小說(shuo)的話,我們隨便(bian)寫一(yi)個副bei)荊 甘 律習僬露伎梢yi)。像小說(shuo)dao)li),想說(shuo)誰死(si)就死(si)了,後面再出(chu)來(lai)一(yi)個無所謂(wei)的。因為寫小說(shuo)的話,作(zuo)者一(yi)個人就是(shi)整個劇組的導演(yan)、演(yan)員(yuan)、後期,所有的na)諶rong),全是(shi)你一(yi)支筆來(lai)表現。

但到了做編劇的時(shi)候,導演(yan)是(shi)導演(yan)的活,演(yan)員(yuan)是(shi)演(yan)員(yuan)的活,像很多心理活動(dong),就不需要畫面描寫,除(chu)非有特殊要求的。

舉(ju)個例子,在寫劇本的時(shi)候,說(shuo)地(di)方就說(shuo)湖畔、咖啡廳這些就可以(yi)了,你不需要像小說(shuo)那樣,說(shuo)這里(li)邊放著輕(qing)快的音樂、吧台那邊坐著幾個人,劇本不需要這種環境描寫,這些環境,是(shi)導演(yan)根據自己(ji)的畫面要求拍(pai)的。編劇要寫的就是(shi),這里(li)有幾個人物,比(bi)re)繒飧讎  幼誑kao)窗的位置(zhi)上正在喝一(yi)杯飲料,或是(shi)男主角走進大(da)門(men)左右yi)飯艘yi)眼,看到女主走過去,就要這種簡單(dan)的動(dong)作(zuo),具體(ti)的人家來(lai)演(yan)繹(yi),很大(da)的區別就在這兒。

而且其實做一(yi)個編劇,難(nan)度比(bi)寫小說(shuo)要高得(de)多。

因為寫小說(shuo)的時(shi)候,我自己(ji)是(shi)整個劇組,小說(shuo)可以(yi)寫得(de)很松散,哪(na)怕沒有任何情節,作(zuo)為一(yi)種情感抒發,都ji)強梢yi)的。比(bi)re)縊shuo)男女主角兩個人面對(dui)面坐著,哪(na)怕沒什(shi)麼情節,把(ba)這種意(yi)境說(shuo)出(chu)來(lai),一(yi)男一(yi)女坐的na)侵指芯跣闖chu)來(lai),讀者看了一(yi)個很唯(wei)美的畫面也是(shi)可以(yi)的。

但是(shi)做編劇的時(shi)候,你要考慮到兩個人坐在這兒,這場戲(xi)的作(zuo)用是(shi)什(shi)麼?要給觀眾(zhong)傳達什(shi)麼?一(yi)定要讓人知道(dao),不然的話,放在劇本里(li),這就是(shi)廢(fei)戲(xi)。因為這場戲(xi)砍掉,不影響下(xia)一(yi)場。在劇本里(li),只要是(shi)可有可無的,就是(shi)廢(fei)戲(xi)。因為它要求情節,每一(yi)個分場景里(li)面,都得(de)有戲(xi)才行,如果沒有為劇情服(fu)務,沒有為人物服(fu)務,那就是(shi)沒用的戲(xi)。

Q︰您(nin)認為小說(shuo),或者影視劇,該怎樣對(dui)人們去進行正能量的引導?

月關(guan)︰其實我們常說(shuo)“文以(yi)載道(dao)”,這和“水能載舟”是(shi)一(yi)個道(dao)理。有xing) 拍(pai)莧?心歉齟chuan),有文才pai)莧? 歉齙dao)。如果你生(sheng)硬地(di)去說(shuo)教,可能沒人要听這個東西,但是(shi)用生(sheng)動(dong)的形式去說(shuo)教,通過一(yi)個故事(shi)來(lai)告訴你要去怎麼做,這是(shi)小說(shuo)和影視劇可以(yi)做到的。

很多時(shi)候寫小說(shuo)、拍(pai)電視劇,其實是(shi)一(yi)種自然的表達和灌輸。從(cong)這個文里(li)面,我們能夠得(de)出(chu)什(shi)麼道(dao)理,這是(shi)很自然的過程。但是(shi)如果要先有這個道(dao)理,再去為了這個道(dao)理套上文字,那會變成一(yi)種很生(sheng)硬的表達。“文以(yi)載道(dao)”,而不該是(shi)以(yi)“道(dao)來(lai)制文”。

比(bi)re)縲 shuo)創作(zuo),最重要的是(shi)什(shi)麼?是(shi)它的故事(shi)性(xing)。比(bi)re)縊拇da)名著,都不是(shi)當(dang)年(nian)那些士(shi)大(da)夫們看的“經史子集”,那些“經史子集”,現在都在博(bo)物館(guan)里(li)放著。四大(da)名著都ji)撬孀乓yi)代(dai)代(dai)的流傳,民間不斷的豐富,最終形成的。四大(da)名著為什(shi)麼至(zhi)今還有這麼旺(wang)盛的生(sheng)命力(li)?因為他(ta)來(lai)自民間。其實這些當(dang)時(shi)創作(zuo)的時(shi)候可能沒有去思考要表達多麼深刻的道(dao)理,而是(shi)認真講好(hao)一(yi)個符合普世價值觀的故事(shi),很多內在的道(dao)理是(shi)後人從(cong)中總結(jie)、發掘出(chu)來(lai)的。我們作(zuo)為創作(zuo)者,寫出(chu)一(yi)個生(sheng)動(dong)好(hao)看的故事(shi),才是(shi)最重要的。 

大发百人牛牛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