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(deng)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(zhu)管

蓬皮(pi)杜(du)將紀念馬蒂(di)斯誕辰150周年(nian),在插圖與剪紙(zhi)里與他相遇

來源︰澎(peng)湃(pai)新聞  錢雪兒 編譯  2020年(nian)02月05日15:48

澎(peng)湃(pai)新聞獲悉(xi),今(jin)年(nian)5月,法國巴黎蓬皮(pi)杜(du)藝術中心將舉(ju)行亨利?馬蒂(di)斯(Henri Matisse)誕辰150周年(nian)大型(xing)展覽,這是繼(ji)1970年(nian)巴黎大皇宮後(hou)規模最大的一次馬蒂(di)斯個(ge)展。展覽將關注(zhu)文(wen)本(ben)與圖像(xiang)的關系(xi)在馬蒂(di)斯藝術中所(suo)扮演的角(jiao)色,透(tou)過藝術家的插圖、剪紙(zhi),重(zhong)新審視(shi)其藝術的魅力。展覽還將放(fang)映一部講述馬蒂(di)斯旅行的紀錄片,探索旅行如何塑造了他的視(shi)野。

展覽將分為九大篇(pian)章,根據蓬皮(pi)杜(du)的說法,此次展覽將“探索馬蒂(di)斯藝術的核(he)心,即文(wen)本(ben)與圖像(xiang)的關系(xi),對yun)浯chuang)作進行一次獨特的解(jie)讀(du)”。展出的作品中將有一大部分來自(zi)蓬皮(pi)杜(du)的現代藝術收藏,其中包括作于(yu)1914年(nian)的《白色和(he)粉紅色的肖(xiao)像(xiang)》,這幅作品反映了馬蒂(di)斯的立體主(zhu)義革(ge)新。

《白色和(he)粉紅色的肖(xiao)像(xiang)》

“除了這一貫穿馬蒂(di)斯職業生涯的核(he)心之外,還有一些來自(zi)勒卡托康布雷西金(jin)和(he)尼斯的兩(liang)座馬蒂(di)斯博(bo)物館的借(jie)展作品,”蓬皮(pi)杜(du)的na)髦行吹饋/p>

還有一些借(jie)展作品來自(zi)格(ge)勒諾(nuo)布爾美術館(Mus e de Grenoble)。“藝術家的家族與私(si)人藏家的慷慨讓我(wo)們有機(ji)會聚集這些重(zhong)要的作品,其中一部分自(zi)1970年(nian)的巴黎大皇宮展覽後(hou)未曾在法國展出過,”聲明補充道。

文(wen)字元素撐起了這場展覽。1947年(nian),馬蒂(di)斯出版(ban)了《爵(jue)士》(Jazz)一書,其中包含他的剪紙(zhi)拼貼畫以及一系(xi)列哲學思考與書面(mian)筆shi)恰!罷庵佷雜yu)文(wen)字的關注(zhu)發生于(yu)20世紀30年(nian)代,當時馬蒂(di)斯開(kai)始(shi)著手(shou)為馬拉美(Mallarm )的《詩(shi)集》創(chuang)作插圖,于(yu)是這一時期誕生了一些‘圖像(xiang)式(shi)‘繪(hui)畫,例如藏于(yu)尼斯馬蒂(di)斯博(bo)物館的《森(sen)林女神(shen)》(La Verdure),”蓬皮(pi)杜(du)在聲明中介紹道。

一部記錄馬蒂(di)斯旅行的紀錄片也將于(yu)今(jin)年(nian)年(nian)初(chu)上映。影片《追光,馬蒂(di)斯之旅》由蓬皮(pi)杜(du)中心和(he)巴黎的夜(ye)曲制片公司共同發行,探索了藝術家前往科西嘉(jia)、阿爾及利亞、摩洛(luo)哥(ge)和(he)波利尼西亞的旅行如何塑造了他的視(shi)野。

1930年(nian),60歲(sui)的馬蒂(di)斯經歷(li)了塔西提島之旅,這趟旅途對他而言(yan)尤為重(zhong)要,啟發他創(chuang)作了剪紙(zhi)作品,他僅用一把剪刀將彩shou)郊艨kai),拼貼成(cheng)作品。塔西提的塔帕(pa)縴維布,一種裝飾著幾何圖案的樹皮(pi)布料,以及被稱(chen)為tifaifai的床罩賦予了他這些靈感。“那里要看的東西太多了……有時候我(wo)覺(jue)得呆在塔希提的時光重(zhong)新點燃了我(wo)的想象力。”

《維納(na)斯》(1952)

馬蒂(di)斯與文(wen)學

1930年(nian)代,馬蒂(di)斯將注(zhu)意力轉向了“藝術家的書”的創(chuang)作,其中的第一個(ge)項目就是演繹法國十九世紀象征派詩(shi)人馬拉美的詩(shi)歌。他曾用圖像(xiang)來回(hui)應(ying)馬拉美最為著名的詩(shi)歌之一《牧神(shen)的午後(hou)》,這首詩(shi)也曾啟發作曲家克(ke)勞德?德布jia)鰨laude Debussy)的創(chuang)作。馬蒂(di)斯用簡(jian)單的線條勾勒了牧神(shen)半人半羊的形象,他正吹著雙(shuang)管蘆笛,身邊躺著pa)ge)懶洋洋的裸女。除此之外,他還為《窗口》一詩(shi)配(pei)圖,這是一張出色的銅(tong)板風景畫,畫面(mian)上寥寥幾筆,卻(que)把yan)渡健 ≡yun)、叢林、行船和(he)大氣都表現出來了。畫面(mian)的一角(jiao)是被風吹動(dong)的窗簾bao) 傲鄙系(xi)陌   shi)花紋很有馬蒂(di)斯的特色。整個(ge)畫面(mian)給人清新明快的感覺(jue)。

馬蒂(di)斯後(hou)來又(you)演繹了15世紀的詩(shi)人、奧爾良公爵(jue)查理一世(Charles d’Orleans)的詩(shi)歌。通過平(ping)版(ban)印刷的方法,馬蒂(di)斯得以復制他自(zi)己的詩(shi)歌手(shou)抄本(ben)與蠟筆畫,以配(pei)合(he)詩(shi)人的文(wen)字。他的蠟筆畫可以分為兩(liang)類︰一類是迷(mi)人的女性面(mian)容,這是當時大部分游wo)魘shi)人浪漫詩(shi)的焦點,另一類是百合(he)花飾,這是當時一類是手(shou)寫的詩(shi)歌抄寫本(ben)和(he)他自(zi)己的蠟筆畫,以配(pei)合(he)詩(shi)人的文(wen)本(ben)。後(hou)者(zhe)可分為兩(liang)類:一類是迷(mi)人女性的臉,這是大部分游wo)魘shi)人浪漫詩(shi)的重(zhong)點;另一類是百合(he)花,這是當時掛毯上常見的裝飾圖案。有時他畫的百合(he)花只是復制了標準的裝飾設計;有時則(ze)更接近其自(zi)然中的樣子。

據說,馬蒂(di)斯晚年(nian)時以閱讀(du)詩(shi)歌來開(kai)啟每一年(nian),以保(bao)證自(zi)己擁有創(chuang)造力。他曾將讀(du)詩(shi)比作呼吸氧氣。此外,他也熱衷于(yu)神(shen)話故事的演繹。馬蒂(di)斯曾為作家亨利?德?蒙泰朗(Henri de Montherlant)繪(hui)制肖(xiao)像(xiang),並對他所(suo)改編的na)shen)話《du)廖鞣 頡凡誦巳?T謖飧ge)悲劇故事中,帕(pa)西法厄被眾神(shen)譴責與公牛相愛,而對自(zi)己的丈夫、國王米(mi)諾(nuo)斯不夠忠貞(zhen)。馬蒂(di)斯用白線黑(hei)底的優美版(ban)畫對于(yu)故事中被禁止(zhi)的愛欲(yu)進行了抒情(qing)處理。

馬蒂(di)斯的剪紙(zhi)藝術

1941年(nian),馬蒂(di)斯的腸癌手(shou)術讓他無法再從輪椅上站(zhan)起來,這成(cheng)為了他在創(chuang)作上發生顛覆性變革(ge)的契機(ji)。在其生命中的最後(hou)15年(nian)中,馬蒂(di)斯拿(na)起剪刀和(he)彩shou)劍 豢kai)始(shi)似(si)乎只是權宜之計、一種嘗試,但這樣的實驗最後(hou)卻(que)創(chuang)造了一種前所(suo)未有的風格(ge)。《衛(wei)報(bao)》評(ping)論員勞拉?康明(Laura Cumming)曾寫道,馬蒂(di)斯60年(nian)藝術生涯的全部魅力都濃縮(suo)在他晚年(nian)這些剪紙(zhi)作品的熾熱與美麗(li)中,它們如同長滿植被的花園一樣充滿生機(ji)。

《鸚鵡和(he)美人魚(yu)》(1952)

燕子俯(fu)沖,魚(yu)兒穿梭,鮮花盛開(kai),人群舞蹈,這些白色背景之上xi)耐及岡救 愕難壑校 苛業納(na) 嗜媚愀惺shou)到它的na)刖 shen)。馬蒂(di)斯僅僅用紙(zhi)、剪刀和(he)別(bie)針(zhen)、大頭針(zhen)便組成(cheng)了這些非凡的圖像(xiang)。

馬蒂(di)斯所(suo)使用的方法無比簡(jian)單,而正是這份(fen)坦(tan)率和(he)簡(jian)單構(gou)成(cheng)了si)浼糝zhi)作品的魅力。就像(xiang)一個(ge)孩子所(suo)能做到的那樣,三條交叉的線構(gou)成(cheng)了一顆星,點綴在黃色、白色、綠色之上xi)暮hei)白小方塊(kuai)就如同盤旋在樹上xi)娜悍濉2還 淙豢此si)簡(jian)單,但是馬蒂(di)斯對于(yu)圖案的na) 省 笮   糜yu)排(pai)列經過了精心而微妙的判斷,正是這樣,星星才會發光,蜜蜂才會嗡嗡作響(xiang)。

在《墜落的伊卡洛(luo)斯》(The Fall of Icarus,1943)中,伊卡洛(luo)斯從飛行的幻想中墜落到地上,他落入了一片超(chao)現實的藍,他的胸(xiong)口一片血紅,與金(jin)色的星光一樣熾熱地燃燒(shao)著。在《藍色裸女》(fauna)中,馬蒂(di)斯用剪紙(zhi)所(suo)塑造的女性人體似(si)乎擁有了某種雕塑的屬(shu)性。而在《大洋洲(zhou),天空》(Oceania, 1946)里,你仿(fang)佛能看到花朵、動(dong)物和(he)魚(yu)群正在馬蒂(di)斯所(suo)創(chuang)造的漂浮世界里共存。

如今(jin),這些圖案用別(bie)針(zhen)固定(ding)在紙(zhi)上,永(yong)久地置于(yu)一個(ge)個(ge)畫框的玻璃之後(hou),而當馬蒂(di)斯在創(chuang)作的時候,它們被貼在他工作室的牆上,在窗外吹來的空氣里微微顫動(dong)。當晚年(nian)的馬蒂(di)斯坐在輪椅上,反反復復地進行著裁剪與拼貼,一次次地調整圖案之間的位置以獲得某種平(ping)衡(heng)時bao)  鈧盞幕盍ψzhu)入其中,于(yu)是,這些紙(zhi)上xi)耐及縛kai)始(shi)呼吸。馬蒂(di)斯用這些剪紙(zhi)作品告訴我(wo)們,即使面(mian)對生命的終點,也要渴(ke)望和(he)享(xiang)受(shou)它的na)覽li)。

(本(ben)文(wen)編譯自(zi)《The Art Newspaper》《The Post and Courier》《衛(wei)報(bao)》等(deng)相關報(bao)道)

琼粤彩票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