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錄

中(zhong)國作家協(xie)會主管(guan)

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

來源︰中(zhong)國作家網(wang)  揚之水  2020年02月29日(ri)08:53

 

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

作者:揚之水 

出(chu)版社(she):百(bai)花(hua)文藝出(chu)版社(she)

出(chu)版時間:2019年08月

ISBN︰9787530673393

定(ding)價(jia)︰198.00元

編輯(ji)推薦

《<讀書(shu)>十年》一(yi)書(shu)中(zhong)除了記載揚之水經手zhi)嗉ji)的書(shu)稿和文章(zhang)之外,還(huai)詳盡記錄了揚之水十年間所讀、所買、所收、所贈的書(shu)籍,對其(qi)中(zhong)大(da)部(bu)分著作都有十分懇切的評價(jia)和真知灼見。在讀書(shu)之外,還(huai)反應了許多名(ming)家的小故事,從側面了解到上一(yi)代(dai)學(xue)術前輩的生活狀態和思想(xiang)情趣。書(shu)稿也(ye)詳細的記載了1986年到1996年飯(fan)店菜si)撞思jia)和書(shu)店書(shu)價(jia)的變化,亦莊亦諧的見證了si)鞘 曇淶納罾li)史。

內容簡介

《<讀書(shu)>十年》是根據揚之水進入《讀書(shu)》期(qi)刊工作的十年間所記錄的日(ri)記整(zheng)理而成的一(yi)部(bu)書(shu)稿。本書(shu)稿通過揚之水的個人記錄,詳實(shi)的反應了1986年到1996年,揚之水本人的所思所想(xiang),《讀書(shu)》編輯(ji)部(bu)的運作模式,揚之水與徐梵澄、金克(ke)木(mu)、張中(zhong)行、啟功等名(ming)家相與還(huai)的na)榫場J嵌琳 私?脫芯磕na)十年間文化界(jie)讀書(shu)界(jie)的寶貴文獻資(zi)料。在日(ri)記部(bu)分之後(hou),我們(men)又精(jing)心整(zheng)理了吳小如、辛豐年等二十余位文化界(jie)名(ming)家與揚之水之間的一(yi)百(bai)五(wu)十余封書(shu)信,詳實(shi)的反應了揚之水與這(zhe)些(xie)大(da)家之間或(huo)親(qin)密、或(huo)敬重、或(huo)玩(wan)笑、或(huo)嚴謹的交(jiao)往,是不可多得的一(yi)手資(zi)料。

作者簡介

揚之水,出(chu)生于1954年,浙江諸(zhu)暨人,原名(ming)趙麗雅。1986年至1996年擔任《讀書(shu)》期(qi)刊編輯(ji)。1996年起進入中(zhong)國社(she)會科學(xue)院(yuan)文學(xue)研究ke)?鰨 kai)始(shi)深入研究文物考古,用考古學(xue)的成果反向(xiang)觀照研究文學(xue)作品(pin),著作有《詩經名(ming)物新證》《詩經別裁(cai)》《脂麻通鑒》《先秦(qin)詩文史》《中(zhong)國古代(dai)金銀(yin)首zi)巍貳段鎦zhong)看畫》等。

目 錄

第一(yi)冊 一(yi)九八六年——一(yi)九八九年

第二冊 一(yi)九九年——一(yi)九九二年

第三冊 一(yi)九九三年——一(yi)九九四(si)年

第四(si)冊 一(yi)九九五(wu)年——一(yi)九九六年

第五(wu)冊 友(you)朋書(shu)札

前 言

十年日(ri)記 百(bai)科全(quan)書(shu)

楊早(zao)

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是一(yi)本奇書(shu)。盡管(guan)看上去,它只是記錄一(yi)位學(xue)者編輯(ji)生涯(ya)的日(ri)記選。

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是揚之水1986至1996年間的日(ri)記選本,而本名(ming)趙麗雅的揚之水,正是當年“《讀書(shu)》五(wu)朵金花(hua)”之一(yi),稍(shao)明《讀書(shu)》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(dai)文化界(jie)位置的人,都知道(dao)這(zhe)套日(ri)記的重要性,它還(huai)原了“可信的”那(na)個年代(dai)。

日(ri)記內容無非是記事與記感(gan)兩類。而自古得能流傳的日(ri)記,不只能見出(chu)作者生平(ping)、性情,還(huai)要能從中(zhong)看出(chu)交(jiao)游、藝文、時事、世情,堪(kan)稱一(yi)部(bu)“全(quan)書(shu)”。風(feng)行xing)皇繃鞔 凰shuai)的如《越jie)咸萌ri)記》《緣督廬日(ri)記》《湘(xiang)綺樓(lou)日(ri)記》都有這(zhe)種特點。反之,流水賬(zhang)式的《魯迅日(ri)記》就不huai)蛔宰悖 枰 琳摺 芯空咭yi)大(da)量史料與想(xiang)象(xiang)來腦補。

自然(ran),日(ri)記qin)髡咼ming)氣(qi)愈大(da),地位愈高,而愈易流布。但好的日(ri)記還(huai)要滿(man)足兩條︰一(yi)是qin)髡 ?醋躍躒ri)記的傳世可能,寫作時不隱(yin)惡,不諱飾,不矯men)欏6槍 嫉陌奼疽ye)能少刪(shan)、不增(zeng),盡量留其(qi)原貌(mao)。因(yin)此,日(ri)記之真偽與作者入世之深淺,有時恰成反比。史界(jie)重視的《忘山廬日(ri)記》《退想(xiang)齋(zhai)日(ri)記》,研究價(jia)值不輸于名(ming)家手札。

再來就說到文筆。魯迅在答太炎zi)ξ省拔摹 xue)之辨”時嘗言︰“學(xue)以(yi)啟人思,文以(yi)增(zeng)人感(gan)。”將日(ri)記當小品(pin)寫,原是古時常事。近代(dai)以(yi)還(huai),私人日(ri)記功能性增(zeng)加而審美性趨(qu)弱,往往只適合研究者爬梳史料,而無法諷誦詠(yong)讀。世人亦不以(yi)美文視日(ri)記,然(ran)而日(ri)記的文學(xue)價(jia)值,無疑(yi)也(ye)是這(zhe)份日(ri)記是否適于公共閱(yue)讀、是否成為審美教育範本的一(yi)大(da)標準。

全(quan)面、真實(shi)、文采,這(zhe)些(xie)優點,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俱全(quan)。作者有言︰“當天的紀事,總還(huai)可以(yi)信賴(整(zheng)理過程中(zhong),只有減法,絕無加法;極個別的字句之外,絕少改動),至少能夠提供一(yi)點還(huai)原現(xian)場的線索(suo)。”這(zhe)是真實(shi)。

說到全(quan)面,篇中(zhong)片段,可作回憶錄看,可作游記讀,也(ye)可作精(jing)神(shen)生活史材料研究。如一(yi)九九年一(yi)月十一(yi)日(ri)的日(ri)記,便極見當時社(she)會的mu) shen)生活狀況︰

“文學(xue)所的靳大(da)成和許明拿來二百(bai)塊錢(qian),請(qing)《讀書(shu)》出(chu)面邀請(qing)幾個人,一(yi)起聊一(yi)聊,談(tan)fu)疤餑渴前聳 甏dai)學(xue)術歷(li)程回顧(gu)。今天上午來了十四(si)位,圍(wei)繞論題討zhi)哿艘yi)上午。午間我與吳方買來肯德基炸雞(ji),一(yi)人一(yi)份,算是午餐。飯(fan)後(hou)老沈來,大(da)訴出(chu)版界(jie)苦經,于是上午大(da)家所說的要走鑽研學(xue)術一(yi)徑,似(si)乎(hu)也(ye)很難了。”(下(xia)劃線為引者所加)

小小一(yi)段,三十年後(hou)再看,饒有趣味之處,非只一(yi)端(duan)。八十年代(dai)的終結與抱憾(han),九十年代(dai)的開(kai)啟與彷徨,“出(chu)版界(jie)苦經”仍在訴著(zhou),“鑽研學(xue)術一(yi)徑”bi)坪hu)越來越窄也(ye)還(huai)有人在走。而配上“肯德基炸雞(ji)”,實(shi)事又像是某種zhong)鰨 潭貪bai)余字,時代(dai)的風(feng)味浸潤其(qi)間,至今不散。

時代(dai)是小炒,生活仍是主食,構成整(zheng)部(bu)日(ri)記的煙火氣(qi)息。一(yi)九八九年四(si)月廿一(yi)日(ri)一(yi)則由听吳彬說香椿芽兒剛上市賣至八元一(yi)斤,這(zhe)兩天也(ye)得三四(si)塊錢(qian)(物價(jia)史材料!),憶起插隊you)背韻憒唬/p>

“更憶起插隊you)苯讜諢崆嘟? 喝ri)里(li)沒一(yi)點兒油水菜蔬,只望著(zhou)莊稼地里(li)零星(xing)長著(zhou)的幾棵香椿樹,每是我夠下(xia)芽兒來,切成細段開(kai)水焯了,撒(sa)上鹽,就是極香極香的好mao)碩S幸(xing)換兀 父鋈舜樟艘yi)塊錢(qian),找著(zhou)上頭的老顛兒嬸(shen),換了十個雞(ji)蛋,吃了一(yi)頓香椿炒雞(ji)蛋,真是美死了。這(zhe)也(ye)不huai)羌溉ri)里(li)的事,過了這(zhe)時節,更哪里(li)尋一(yi)點點牙祭(ji)!”

這(zhe)卻是明末(mo)小品(pin)的風(feng)味。類似(si)短章(zhang),日(ri)記中(zhong)xing)嗉 唷/p>

而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更為讀者稱許之處,卻在記“書(shu)”與“人”兩層。作者彼(bi)時供職(zhi)《讀書(shu)》,又是痴迷閱(yue)讀之輩,日(ri)記中(zhong)購書(shu)借(jie)書(shu)讀書(shu)談(tan)書(shu)的記錄,幾乎(hu)到了無日(ri)無之的地步。有人說,將日(ri)記中(zhong)提到的書(shu)名(ming)輯(ji)錄出(chu)來,就是一(yi)部(bu)《八十年代(dai)京城精(jing)神(shen)生活提要》。

而“人”就更為豐富(fu)繁雜(za)了。編輯(ji)、作者、朋友(you)、師長、讀者、親(qin)人,北京的、外地的、國外的,一(yi)個個都在尋常日(ri)腳中(zhong)凸顯出(chu)來。其(qi)中(zhong)尤以(yi)金克(ke)木(mu)、徐梵澄、錢(qian)鍾書(shu)等時時請(qing)益的na)氨玻 蠆chang)文、吳彬等日(ri)日(ri)相處的同事,面目最為生動。

作者曾(zeng)于一(yi)九八九年六月十六日(ri)日(ri)記中(zhong)自言︰“《讀書(shu)》這(zhe)個‘小氣(qi)候(hou)’是極為難得的,必(bi)當珍愛它。也(ye)許若干年後(hou),我yi)嶁聰xia)關(guan)于《讀書(shu)》的回憶錄,那(na)時想(xiang)想(xiang)這(zhe)些(xie)小曲折,一(yi)定(ding)更會覺得有xing)饉肌!逼qi)實(shi),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已是絕佳的回憶錄,從中(zhong)不僅可以(yi)窺見各(ge)路學(xue)者的側面音容,更有各(ge)飯(fan)館的菜色,有日(ri)日(ri)經手的書(shu)單(dan),也(ye)有車票(piao)點心唱片的價(jia)格。從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中(zhong),我們(men)至少可以(yi)還(huai)原出(chu)一(yi)部(bu)可信的生活實(shi)錄,一(yi)輯(ji)精(jing)準的人物剪影,一(yi)冊雅致(zhi)的美文短章(zhang)。

難怪黃裳(shang)看過部(bu)分日(ri)記內容後(hou)曾(zeng)致(zhi)信作者稱︰“因(yin)嘆尊(zun)藏日(ri)記皆逸人韻事,可輯(ji)為一(yi)冊,可shan) 啄浚 種 閬xia)為編輯(ji)時,辛勤周至,無怪為作者所勝贊,如此編者今無之矣。”

此次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新版,又增(zeng)入了“友(you)朋書(shu)札”一(yi)輯(ji),收二十七位師友(you)信札計一(yi)百(bai)五(wu)十八封。這(zhe)些(xie)師友(you),多為《讀書(shu)》及《書(shu)趣文叢》的作者。除編著往來、書(shu)稿討zhi)鄣仁攣襉閱(yue)諶萃猓 ge)位師友(you)點撥學(xue)問,平(ping)章(zhang)人物,以(yi)至感(gan)慨時局(ju),自書(shu)身(shen)世,長書(shu)短簡,均能見出(chu)各(ge)人面目性情。這(zhe)些(xie)信札,與十年的日(ri)記對讀,更能見出(chu)“編輯(ji)”與“作者”之間肝膽相照、放言無忌的難得氛圍(wei)。

可以(yi)說,這(zhe)套日(ri)記,包(bao)括那(na)些(xie)映照對讀的書(shu)札,將是多年後(hou)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(dai)中(zhong)國社(she)會研究者的福音。我們(men)有幸(xing)作為同代(dai)人先睹為快,也(ye)是一(yi)種難得的緣分。

這(zhe)些(xie)年,由于社(she)群固化與學(xue)派(pai)分裂日(ri)益加劇,“知識界(jie)共識”成為某種可望不可及的理想(xiang),因(yin)此上一(yi)個“共識年代(dai)”(二十世紀八十年代(dai))被書(shu)寫成某種神(shen)話,追憶之作也(ye)紛紛浮現(xian),但回憶是那(na)樣的靠不住(zhu),而有資(zi)格回憶者又集中(zhong)于當日(ri)的領風(feng)騷者,當年普(pu)通的mu) shen)生活與日(ri)常記憶反而隱(yin)沒入黑暗中(zhong)。《〈讀書(shu)〉十年》則以(yi)無可質疑(yi)的忠(zhong)實(shi)與復雜(za),全(quan)方位地復原了八十年代(dai)的知識生活。由于這(zhe)套日(ri)記表面的瑣碎與個人化,它出(chu)版後(hou)並未受到許多還(huai)沉浸于往日(ri)傳奇的讀者足夠的重視。隨著(zhou)時間逝去的洗禮(li),回憶與傳奇會漸漸褪色,真能留下(xia)的,怕還(huai)是這(zhe)一(yi)部(bu)個人的真實(shi)記錄。

手机中彩网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