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u)登(deng)錄

中國作家協(xie)會主管

關注現實才有說服力——談(tan)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(de)價值(zhi)及(ji)其走向

來源(yuan)︰光明日報  馬季  2020年02月21日08:39

改革開放(fang)以來,中國經濟發展(zhan)成為(wei)世界(jie)奇跡,其中工商企(qi)業改革發揮了巨大作用。這(zhe)一領域(yu)風起雲涌、波(bo)瀾壯闊,歷經了計(ji)劃經濟向市(shi)場經濟過渡,國有企(qi)業與民營企(qi)業共生,機遇發展(zhan)期向市(shi)場競爭期的(de)跨越(yue)式發展(zhan)。工業題材小說創(chuang)作緊跟時代步伐,在不同時期涌現出一批貼(tie)近(jin)時代、貼(tie)近(jin)生活的(de)優(you)秀作品。進入網絡時代,以類型(xing)文學為(wei)基本形態的(de)網絡文學置身于(yu)這(zhe)片沃土精(jing)耕(geng)細作,找到了適合網絡傳播的(de)表達方(fang)式,並逐(zhu)步建(jian)構起新的(de)藝術(shu)範式,代表了新時代工業題材小說的(de)發展(zhan)趨勢(shi)。

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呈現新氣(qi)象(xiang)

在工業題材網絡小說領域(yu)活躍的(de)網絡作家多為(wei)80後。他們雖(sui)然沒有親身經歷中國企(qi)業改革大潮,卻是改革的(de)受益者,在改革成果和想象(xiang)力的(de)雙重引(yin)導(dao)、推動(dong)下(xia),他們的(de)文學寫(xie)作呈現出一片新的(de)氣(qi)象(xiang)。為(wei)了顯示虛構人(ren)物的(de)在場感xiao) cong)形式上,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大多運用me)┬yue)、重生手zhi)  鶻譴哦 皇蘭偷de)思維進入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,在改革開放(fang)如火(huo)如荼的(de)歲月,開闢他們的(de)創(chuang)業之路。他們以文學虛構重走父輩的(de)道路,並在若干(gan)細節上彌(mi)補上一輩人(ren)的(de)遺憾和不足,充分展(zhan)現了文學與現實交錯的(de)魅力。

在不同類型(xing)的(de)網絡小說中xiao) 蘼鄞chu)于(yu)多麼(me)艱難困苦(ku)的(de)環(huan)境(jing),遭遇多少(shao)匪夷(yi)所思的(de)挫折,主角自yuan)食huan)必須(xu)取得成功,這(zhe)是作者和tou)琳咧 湫緯汕楦泄餐 逅zun)從(cong)yong)de)鐵律。一般來講(jiang),網絡小說習慣采用“金手指”化解(jie)矛(mao)盾與危機,主角歷經磨難、化險為(wei)夷(yi),最終迎來曙(shu)光。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在整體設(she)定上基本遵(zun)循這(zhe)個(ge)套路,但(dan)由于(yu)題材的(de)特殊(shu)性(xing),關注現實,或者說從(cong)現實出發,真實再現工業改革給國家帶來的(de)巨大變化,才具有說服力,才能打動(dong)讀者。這(zhe)是由歷史(shi)決定的(de),網絡作家清醒地認識到了這(zhe)一點。

範含的(de)《電子生涯》fen)魑wei)早(zao)期網絡小說,開啟(qi)了科技工業文的(de)先河。急(ji)凍cheng)說de)《重生之科技巔峰(feng)》奠定了工業題材在網絡文學中的(de)地位。自2010年以來,一批網絡作家從(cong)ying)煌 嵌齲 圓煌 fang)式進入這(zhe)一領域(yu),在網絡上掀(xia)起了工業題材創(chuang)作的(de)熱潮。值(zhi)得一提的(de)是北師(shi)大副教授齊橙(cheng)的(de)作品集(ji)眾人(ren)所長,以硬(ying)核替代爽文模式,樹(shu)立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(de)標桿。

走進人(ren)的(de)心(xin)靈世界(jie)

縱觀(guan)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(de)發展(zhan)歷程,可以發現,無論什麼(me)題材,人(ren)永遠是文學的(de)核心(xin)。只有走進工業人(ren)的(de)心(xin)靈世界(jie),才能寫(xie)出真正(zheng)意義上的(de)工業題材小說。中國是制造業大國,有幾億(yi)產(chan)業工人(ren),這(zhe)樣一個(ge)國家需要工業教育、工業宣傳,更需要符合國情的(de)工業文明。齊橙(cheng)是機械廠(chang)子yong)埽 孕【投(tou)曰倒?滌幸恢幟mo)名的(de)熱愛,這(zhe)是他在網文界(jie)專寫(xie)工業文的(de)動(dong)因。在此之前,他曾寫(xie)過其他類型(xing)的(de)網絡小說,總覺得意猶未盡,最終這(zhe)位畢業于(yu)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的(de)博士決定在工業題材領域(yu)一展(zhan)身手。和很多同類型(xing)作者的(de)感受一樣,齊橙(cheng)也認為(wei)工業題材寫(xie)作有一定的(de)難度。這(zhe)樣的(de)寫(xie)作需要具備豐富的(de)專業知識,而且工業生產(chan)講(jiang)究流程,有嚴(yan)格的(de)規章制度,故事的(de)發展(zhan)必然要受其制約。另(ling)外,工業產(chan)業和經濟社會不可分割,也就說不存(cun)在純粹的(de)工業文,只有站位高,才能把握zhan)?堤獠牡de)命(ming)脈(mai)。

在齊橙(cheng)的(de)作品《工業霸主》中xiao) 鶻竊zao)期靠(kao)辛苦(ku)賺錢,制作電風扇;後來憑技術(shu)參(can)與競爭,生產(chan)化肥設(she)備;再依靠(kao)強大的(de)國力,開始搞數控機床、芯片等,整個(ge)歷程幾乎(hu)就是改革開放(fang)以來中國經濟起飛的(de)縮影。在這(zhe)部(bu)作品的(de)寫(xie)作過程中xiao) 氤cheng)一直糾(jiu)結于(yu)如何組織(zhi)細節上的(de)矛(mao)盾沖突,這(zhe)顯然是一個(ge)作家的(de)自覺意識,寫(xie)不好(hao)人(ren)物關系,作品就立不住。作家蔣子龍曾說︰“即便(bian)是工業題材,最迷人(ren)的(de)地方(fang)也不是工業本jiu)恚 僑ren)的(de)故事——生命(ming)之謎zhan)鉤閃誦 檔de)魅力。”齊橙(cheng)的(de)《材料帝(di)國》的(de)寫(xie)作在技法上往前邁了一大步,人(ren)物更接yong)仄qi),表現出日常生活中的(de)家國情懷,很好(hao)地化解(jie)了小說和現實之間的(de)矛(mao)盾。

2019年10月,國家新聞出版(ban)署和中國作家協(xie)會聯合推介了25部(bu)“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”主題網絡文學作品暨2019年優(you)秀網絡文學原(yuan)創(chuang)作品,齊橙(cheng)的(de)《大國重工》入選。這(zhe)部(bu)作品具備更加開闊的(de)視(shi)野,除了涉(she)及(ji)工業生產(chan)、工業dao)際shu)方(fang)面的(de)內(na)容,還有xie)罅科qi)業管理(li)、國家戰略(lue)等方(fang)面的(de)闡(chan)述(shu)。作品里(li)出現了大量工業知識與經濟學知識,大量對工業體系、工業制造工藝的(de)細節描(miao)寫(xie),以及(ji)改革開放(fang)以來關于(yu)產(chan)業發展(zhan)的(de)國家政策(ce)。齊橙(cheng)的(de)作品網感十足,勇(yong)于(yu)將視(shi)yong)闋帕τyu)新中國工業發展(zhan)史(shi)上的(de)問題與挫折,讀者從(cong)中可以深切(qie)感受到,如今的(de)工業社會已經不再是冷冰冰的(de)鋼鐵廠(chang)和礦(kuang)山,而是奔涌而來牽動(dong)人(ren)的(de)靈魂和社會神(shen)經的(de)科技浪(lang)潮,工業的(de)興衰提供(gong)了對于(yu)人(ren)類生存(cun)和發展(zhan)的(de)諸多思考(kao),工業社會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(zhan)成為(wei)國策(ce)的(de)重中之重。

對工業化進程進行全景式關注

以科技發展(zhan)為(wei)先導(dao)、制造業為(wei)核心(xin),工業題材小說在網絡領域(yu)開疆拓土,對中國工業化進程進行全景式關注。“技術(shu)流”和“制造業”是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(de)核心(xin)題旨,無論是關注當下(xia)的(de)《中國鐵路人(ren)》《大國工程》,還是穿越(yue)到古代、近(jin)代的(de)《化工大唐》《明末(mo)工程師(shi)》,或是重生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(de)《工業之王(wang)》,抑或是以科幻、玄幻為(wei)外殼的(de)《星際工業時代》《最終智(zhi)能》等,都是以科技進步為(wei)故事推動(dong)力,通過制造業的(de)長足發展(zhan),實現民族工業騰飛的(de)強國夢。

網絡小說長于(yu)借(jie)助時空(kong)交錯反(fan)映現實,而不同時空(kong)的(de)技術(shu)變革,如由于(yu)穿越(yue)帶來的(de)先進技術(shu),更有利于(yu)作者在現代科技文明背景下(xia)表達價值(zhi)立場。相對于(yu)傳統工業題材小說,網絡小說涉(she)及(ji)的(de)領域(yu)更加廣泛,包括日用品、建(jian)築、鋼鐵、化工等,制造業涵蓋汽車、飛機、冶金裝備、礦(kuang)山裝備、電力裝備等,可謂五花(hua)八門、琳瑯滿目。也有的(de)作品不是典型(xing)的(de)工業題材,而是以跨界(jie)的(de)方(fang)式涉(she)足這(zhe)一領域(yu),如愛潛水的(de)烏賊在《奧術(shu)神(shen)座》中用量子理(li)論架構奇幻世界(jie),並推動(dong)科技工業發展(zhan)。這(zhe)些作品包含對中國工業化和現代化建(jian)設(she)多方(fang)位的(de)思考(kao),共同建(jian)構起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宏大的(de)文化視(shi)野,具有文化開放(fang)性(xing)和創(chuang)造性(xing)的(de)表征。

工業要素和文學想象(xiang)二元互動(dong)

巧妙隱(yin)藏“金手指”,化專業知識為(wei)梗,站在時代發展(zhan)的(de)高度挖(wa)掘故事內(na)涵,已成為(wei)工業題材網絡小說有別于(yu)其他類型(xing)網絡小說的(de)特色。

志鳥(niao)村(cun)的(de)《超級能源(yuan)強國》里(li)的(de)主角是一個(ge)畢業于(yu)重點高校(xiao)的(de)學生,他因緣dao)駛嶗吹絞?吞錒?鰨 晌wei)在基層一線的(de)石油工人(ren),這(zhe)個(ge)身份可以視(shi)為(wei)巧妙隱(yin)藏的(de)金手指,為(wei)故事層層疊疊的(de)展(zhan)開,以及(ji)主角一路fang)sheng)直至走出國門揚威海外儲備了充足的(de)能量。這(zhe)種貼(tie)近(jin)現實的(de)敘事方(fang)法,給讀者帶來的(de)感動(dong)更為(wei)真切(qie)。如果說人(ren)物設(she)定可以yue)柚xie)作經驗的(de)話,那麼(me)在關鍵(jian)段落化專業知識為(wei)梗,就需要硬(ying)核的(de)支撐(cheng)。沒有豐厚的(de)生活底蘊,沒有對時代發展(zhan)規律性(xing)的(de)認知,將虛擬現實衍(yan)變成有溫度的(de)人(ren)生經歷,只能是水中xing)隆/p>

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,我國尚未加入WTO,高精(jing)度數控機床技術(shu)還處(chu)在相對落後的(de)狀態,海外勢(shi)ping)ζqi)圖以技術(shu)封鎖的(de)手段壓制中國的(de)發展(zhan)。任(ren)怨的(de)《神(shen)工》以詼諧的(de)語言yue)彩shu)了水木大學學子郭泰來得到納米機器人(ren)系統後,成為(wei)精(jing)密加工領域(yu)大師(shi),擁(yong)有九級鉗工技能,加工精(jing)度達到原(yuan)子、分子級,完(wan)美彰顯中國工匠精(jing)神(shen)的(de)故事。作品涉(she)及(ji)眾多專業領域(yu)知識,以虛實結合的(de)手zhi)  fan)映了中國對外開放(fang)過程中當代精(jing)工技術(shu)艱難曲折的(de)發展(zhan)歷程。

牛(niu)家一郎的(de)《星際工業時代》是一部(bu)工業題材科幻小說,作品以熱血情懷對中國工業的(de)未來進行了藝術(shu)化展(zhan)望。第(di)三次(ci)工業革命(ming)浪(lang)潮襲來,中國互聯網產(chan)業突huan)擅徒 笱 匾鬩虼誦以嘶竦昧絲萍妓 紗朔  誦羌使?檔de)時代篇(pian)章。太陽系變成了人(ren)類的(de)後花(hua)園,太空(kong)中建(jian)起了農業基地、太空(kong)工廠(chang),月球變身為(wei)一座城市(shi),人(ren)類的(de)目光伸(shen)向了浩瀚(han)無垠的(de)宇(yu)宙(zhou)星空(kong)。作品通過現代人(ren)在不同時空(kong)和環(huan)境(jing)中的(de)變化與成長,展(zhan)示了工業世界(jie)全新的(de)姿態和神(shen)奇的(de)魅力。

概而言之,工業題材網絡小說以中國社會現實為(wei)基礎,以全球工業文明為(wei)背景,不拘一格,融合科幻、穿越(yue)和魔法等多種文學類型(xing),實現了工業要素和文學想象(xiang)的(de)二元互動(dong),極大豐富了當代文學的(de)表現內(na)容,拓展(zhan)了工業題材的(de)表現疆域(yu)。從(cong)表象(xiang)上看,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在藝術(shu)形態上與傳統工業題材小說有所不同,但(dan)它們的(de)精(jing)神(shen)內(na)涵是一脈(mai)相承的(de),而以“科技興國、重生創(chuang)業”展(zhan)現zhi)苯袷貝de)精(jing)神(shen)訴求,恰恰體現了網絡作家的(de)文學表現力和責任(ren)擔當。隨著時代的(de)發展(zhan),工業領域(yu)未來將發生哪些變化,仍然需要我們去大膽(dan)探求和摸(mo)索(suo)。網絡文學雜樹(shu)生花(hua)、腦洞chuang)罌  you)勢(shi)不言而喻(yu)。需要引(yin)起重視(shi)yong)de)是,任(ren)何題材的(de)文學寫(xie)作,經過創(chuang)新和變革之後,都將回到主流社會價值(zhi)認同這(zhe)個(ge)層面,網絡文學在表現形式、審美方(fang)式和傳播手段上的(de)變化,最終必將以深刻反(fan)映時代精(jing)神(shen)為(wei)己任(ren)。

(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《中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建(jian)構研究》﹝18ZDA283﹞階段性(xing)成果)

新疆快三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