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(yong)戶登錄

中國作(zuo)家協會主管

“不要嘲笑我們,我們的愛(ai)不值一提(ti)”——2019全(quan)國文學(xue)內刊年會暨(ji)編輯業(ye)務培訓班側記(ji)

來(lai)源︰中國作(zuo)家網  周茉  2019年12月(yue)26日08:00

?向仕才(cai)空運了50份雜志到北京(jing),他是四川(chuan)省(sheng)成都ji)星嘌蚯誑 肚傯tai)文藝》副主編,過(guo)兩天要參加在北京(jing)舉行的2019全(quan)國文學(xue)內刊年會,這是第一次有組織機構為內刊這個群體舉辦(ban)年度工作(zuo)會議與編輯培訓。

去年的這個時候,在北京(jing)辦(ban)過(guo)一場全(quan)國文學(xue)內刊工作(zuo)座談會,同樣由(you)中國作(zuo)家出版集(ji)團主辦(ban)、中國作(zuo)家網承(cheng)辦(ban)。向仕才(cai)想(xiang)借這次wei)幔 炎約旱目 wu)帶給更多人,與更多編輯同行見面,說一說心里話,道(dao)一道(dao)辦(ban)刊的苦水,彼此(ci)鼓勵打氣。

什麼機緣(yuan),讓大家把視野轉向了文學(xue)內刊這個默默無聞(wen)的群體?中國作(zuo)家網總編輯劉秀娟說,開(kai)發內刊資源,打造內刊平台(tai),幾乎(hu)是一時沖動(dong),但是在那(na)個沖動(dong)的nai)布洌 涫滌瀉芏嗖瘓 獾鈉痰dian)。

以(yi)前劉秀娟在《文藝報(bao)》做(zuo)編輯時,經常收到朋友或者(zhe)陌生人寄來(lai)的文學(xue)內刊,“他們努力地把刊物(wu)推到你面前,只是想(xiang)讓你看一看,只是想(xiang)讓你知道(dao)有這樣一本刊物(wu)存在,有這樣一些在基(ji)層寫作(zuo)的作(zuo)家。”她有空就會翻閱,也真的從一些刊物(wu)比如《烏江》、《屈原文學(xue)》中選(xuan)發過(guo)作(zuo)品。

到jie)泄zuo)家網工作(zuo)後(hou),2018年年中xiao) 救quan)新改(gai)版,重新開(kai)發原創投稿系統,吸引了不少文學(xue)愛(ai)好者(zhe)注冊投稿。恰在此(ci)時,中國作(zuo)家出版集(ji)團領導提(ti)出,要重視文學(xue)內刊,由(you)集(ji)團主管的全(quan)國文學(xue)報(bao)刊聯(lian)盟下一步要推動(dong)文學(xue)內刊工作(zuo)。幾乎(hu)是一瞬間,劉秀娟想(xiang)到了內刊和網站聯(lian)手,是否可(ke)以(yi)作(zuo)為一個嘗試方向?

“一方面,文學(xue)內刊傳播範圍有限,大多數內刊也沒有能力去做(zuo)自己的網絡平台(tai),好作(zuo)品難以(yi)傳播,而(er)中國作(zuo)家網正好mei)梢yi)提(ti)供一個優秀作(zuo)品的聚合平台(tai);另一方面,對網站來(lai)說,如果內刊能活躍起來(lai),上傳他們的佳(jia)作(zuo),那(na)自然也會提(ti)高(gao)我們的原創投稿質量。”

更重要的是,這樣的合作(zuo)加強(qiang)了中國作(zuo)家出版集(ji)團乃(nai)至中國作(zuo)協與基(ji)層文學(xue)組織的聯(lian)系,有了切實的工作(zuo)抓手,有了服(fu)務基(ji)層作(zuo)家ye)某?xiao)機制。因此(ci),從2018年開(kai)始(shi),在集(ji)團支持下,中國作(zuo)家網開(kai)始(shi)著手推動(dong)文學(xue)內刊的工作(zuo)。

內刊,按照字zhi)嬉饉跡 隳芄幌xiang)到這是不對外(wai)發行的文學(xue)刊物(wu)。他們的受眾(zhong)群體是誰?以(yi)什麼形(xing)式盈利和創收?發行量不高(gao)甚(shen)至不被(bei)人知曉,編輯們的辦(ban)刊動(dong)力又是什麼?不少前來(lai)參wei)岬哪誑 塹鋇匚難xue)刊物(wu)經過(guo)生死(si)博弈後(hou),得以(yi)留(liu)下來(lai)的唯(wei)一存在。像鄭永(yong)濤作(zuo)為副主編的《肥鄉文化》,這本內刊是邯鄲(dan)市肥鄉區這麼多年以(yi)來(lai),好幾個文化雜志中最(zui)後(hou)留(liu)下的一個。鄭永(yong)濤比qu)遁漢hu)》主編王慧君(jun)幸(xing)運,王慧君(jun)面臨的困難是,刊物(wu)停刊了。編輯有xiao) 式鷯校(xiao) 逶匆燦校(xiao) 蛭 ?jian)問題不得不暫停,“如果可(ke)以(yi),希望早日復(fu)刊。”

很多年前,評論家何平就做(zuo)過(guo)關于(yu)文學(xue)內刊的相(xiang)關調查,這次wen)嘌鄧zuo)為授課人之一,鼓動(dong)編輯們把內刊都寄給他。何平將基(ji)層文學(xue)生態研究當成課題,他覺著有xing)饉跡 燦幸(xing)庖濉/p>

《梵(fan)淨山》主編劉照zhan)謐富嶸縴檔幕埃 蟾gai)是很多內刊編輯們的心聲︰“以(yi)前內刊的存在和工作(zuo)像打游wei)鰨 拇α鞔埽 蓯譴τyu)邊緣(yuan)化的狀態,編輯們也都像地下工作(zuo)者(zhe)似的。這回我們感(gan)覺找ye)攪俗櫓  xiang)互(hu)結識,團結起來(lai),真是那(na)麼一回事兒了。”

對文學(xue)內刊的發展,《屈原文學(xue)》副主編秦曉梅不悲觀,中國地大物(wu)博,除了服(fu)務于(yu)地方文化建設和文學(xue)創作(zuo),內刊可(ke)以(yi)說是保持中國文學(xue)生態良(liang)性循環的一層基(ji)底。“我們的內刊大部分從八九十年代就已經起步了,現在還不到四十年。我們把眼光(guang)放長遠(yuan)一點(dian),盡好自己的責(ze)任,五十年,甚(shen)至一百(bai)年以(yi)後(hou),相(xiang)信會有更多優秀作(zuo)家通過(guo)內刊走出來(lai)。雖(sui)然我們不會被(bei)銘記(ji),但是他們會,中國文學(xue)會。”

參加這次文學(xue)內刊年會,創刊于(yu)1979年的浙江省(sheng)舟(zhou)山市xing)難xue)內刊《海中洲》帶來(lai)了他們的40年特刊,紅色封面上有xing)歡浠  侵鞅嗍 稚杓ji)的,把xuan)昂!弊植鸝kai)作(zuo)為彩色花瓣。翻開(kai)目錄,刊印次數有些奇(qi)怪,有時一年兩期,有時三期,有時五期,直到近十年穩定保持一年六期。剛(gang)從文聯(lian)調到《海中洲》做(zuo)副主編的馬魯縴解(jie)釋(shi),刊數不定,因為我們沒拉(la)到贊助(zhu)。

雖(sui)然現在說起理想(xiang)這個詞,似乎(hu)意味著遙不可(ke)及(ji),是一個永(yong)遠(yuan)實現不了的精(jing)神寄托。那(na)個年代,真的是qiang)考父鑾嗄甑奈難xue)夢燃燒出了《海中洲》,“當時他們最(zui)大的願望,或者(zhe)說野心,就是把我們這本雜志辦(ban)成舟(zhou)山市的《人民文學(xue)》。從這個初心出發,我們有非(fei)常鮮明的純文學(xue)特色。”馬魯縴說。

常說四十而(er)不惑,堅(jian)持了40年的《海中洲》現在困惑不小。在市xing) xuan)傳部重視下,這是舟(zhou)山市xing)wei)一一本純文學(xue)雜志,自然成為視野中的重要意識形(xing)態陣地。如何在保持文學(xue)品質的同時,表達(da)民間立場,彰顯社(she)會訴(su)求(qiu),站在地方角度que)從呈貝 恰逗V兄蕖返謀嗉 塹畢灤枰 剿饔氤?緣(yuan)摹/p>

40年特刊中xiao) 幸(xing)桓鱟 附(fu)小啊逗V兄蕖犯gai)變命(ming)運”,歷來(lai)的期刊編輯都有誰呢?血站的員工,電廠的員工…… 歷來(lai)的作(zuo)者(zhe)都有誰呢?從高(gao)校(xiao)老師和學(xue)生,到民間文學(xue)素人——廣(guang)告公司職員,服(fu)裝店老板娘,熱愛(ai)文學(xue)和寫作(zuo)的殘障人士…… 發現這些沒有經過(guo)訓練的眼楮(jing)、沒有經過(guo)訓練的筆,《海中洲》編輯們qiang)墑欠蚜艘環fan)功(gong)夫(fu),舟(zhou)山範圍內的個人公號(hao)、網絡平台(tai)、博客、簡書…… “大浪(lang)淘沙,但是很有趣,也很有收獲,不少作(zuo)家經過(guo)鼓勵和編輯越寫越好,我們會一直堅(jian)持下去。”

不得不承(cheng)認的事實是,雖(sui)然不少內刊潛心尋找文學(xue)作(zuo)者(zhe),培育文學(xue)編輯,基(ji)層文學(xue)人才(cai)資源的稀缺始(shi)終是個問題。福建省(sheng)南平市xing)難xue)內刊《武夷》的編輯部算(suan)上美(mei)編,只有三個人。這次來(lai)北京(jing)參加年會和培訓的是年輕編輯魏冶,所有與會人員中年齡(ling)最(zui)小的。據他介紹,當地文學(xue)內刊發展情(qing)況是“好也不好”。好的是陣容整齊,每(mei)個縣市區都有自己的文學(xue)內刊;不好的是辦(ban)得mei)紀ting)艱難xuan)!暗掛膊皇喬 奈侍狻G 歡啵  前ban)刊夠用(yong),問題是缺稿源缺新人。”

當地文學(xue)受眾(zhong)基(ji)數小,人才(cai)流失(shi),政策限制等等,是很多內刊無法回避(bi)的客觀原因。但也許正如《中國詩》主編趙奇(qi)偉所說,內刊希望得到上級部門的理解(jie)和支持,希望得到其他業(ye)內同行的扶持和幫助(zhu),渴shi)暮芏啵 嬲涫檔嬌ke)行性上,文學(xue)內刊自身(shen)首先要付(fu)出行動(dong),積極自救qu)/p>

基(ji)于(yu)當下期刊生態,劉秀娟也提(ti)出文學(xue)內刊面臨的問題各(ge)不相(xiang)同,沒有準(zhun)確(que)定位(wei)和開(kai)闊思路,刊物(wu)光(guang)靠熱愛(ai),難有xing)蠢lai)。

《遼寧作(zuo)家》執行主編雷宇(yu)在會上與編輯們分享了自己的經驗,辦(ban)文學(xue)內刊,先得找ye)揭惶醵緣(yuan)穆紛印  gen)據當地地理風物(wu)、社(she)會環境、人文資源等綜合因素確(que)定刊物(wu)定位(wei)和辦(ban)刊方向。正如深圳(chou)文學(xue)內刊《紅棉》,深圳(chou)經濟騰飛離不開(kai)時代中的創業(ye)者(zhe),《紅棉》從這一線索出發,組織作(zuo)者(zhe)走訪深圳(chou)生產基(ji)地及(ji)熱門行xing)ye),挖(wa)掘人物(wu)故(gu)事,尋找文學(xue)素材。

依托于(yu)山東省(sheng)散文學(xue)會,《當代散文》與其他各(ge)地散文學(xue)會攜手,通過(guo)橫向聯(lian)合廣(guang)泛吸納文學(xue)資源,拓展文學(xue)空間,並與當地作(zuo)協、文聯(lian)等宣(xuan)傳部門合作(zuo),先後(hou)創辦(ban)多個文學(xue)創作(zuo)基(ji)地。

閔凡利主編的《抱(bao)犢(du)》有xing)桓隼改(gai)浚 瞥雒易zuo)品連展,或者(zhe)是當地文學(xue)文化名家ye)淖zuo)品,或者(zhe)是寫當地文學(xue)文化名家ye)淖zuo)品,將文學(xue)與地方文化歷史結合起來(lai)。秦皇島《du)kai)發區文學(xue)》的欄gai)俊白zuo)品評lang)怠保  塹畢攣難xue)新秀或名家ye)撓判闋zuo)品,並配有創作(zuo)談和評論;隔(ge)期欄gai)俊熬jing)品細fu)痢保 xuan)擇國內外(wai)經典(dian)名著片段,附(fu)一篇賞析(xi)式文章。主編苗藝希望通過(guo)這樣的設計(ji),在吸引受眾(zhong)同時,提(ti)高(gao)作(zuo)者(zhe)與讀者(zhe)的鑒賞力。

“我自己是搞(gao)創作(zuo)的,寫小說幾十年,回過(guo)頭看,我覺得最(zui)大問題是鑒賞力的問題。很多創作(zuo)者(zhe)寫不少年,還gu)竊 靨ta)步,是因為鑒賞tui) 矯揮薪jin)步,所以(yi)他意識不到自己在哪個地方欠缺。通過(guo)這些欄gai)磕兀 枚(mei)琳zhe)和作(zuo)者(zhe)都了解(jie),好作(zuo)品好在哪,為什麼好?跳(tiao)脫出自我主觀標準(zhun),接近文學(xue)客觀真理,對他們的創作(zuo)成長有幫助(zhu),對普及(ji)文化、普及(ji)文學(xue)也有好處。” 苗藝說。

文學(xue)內刊沒有刊號(hao),不公開(kai)發行xiao) 誑 wu)編選(xuan)標準(zhun)上卻並不因為自家廟小而(er)懈怠。《湖(hu)南散文》八個欄gai)浚 母霰嗉 mei)人負責(ze)兩個,每(mei)月(yue)看投稿箱都ji)鍬淖zuo)品。編輯彭曉玲說,刊物(wu)實行比慣常三審制還多一審的nai)納籩啤@改(gai)勘嗉 簧螅 掣灞嗉 螅 蔥兄鞅噯螅 zui)後(hou)名譽會長四審,力求(qiu)每(mei)一期刊物(wu)文字無誤,內容精(jing)當。

負責(ze)《廣(guang)東文壇》的歐(ou)陽露在尋找潛在作(zuo)者(zhe)方面有自己的小心nai)跡骸霸謔sheng)舉辦(ban)的各(ge)類文學(xue)獎中xiao) 也豢此(ci) 窠保 氐dian)關注那(na)些被(bei)提(ti)名但是沒有獲獎的作(zuo)者(zhe),基(ji)礎有xiao) 也環ι仙佔洌 廡┬zuo)者(zhe)通常不會拒(ju)絕約稿,對他們也是一種激勵。”

對不少文學(xue)內刊提(ti)出的稿源稀少、人才(cai)不足等問題,《鄱陽湖(hu)文學(xue)》主編余略遜反而(er)有自己的策略︰現在是信息時代,通過(guo)線上發展溝(gou)通,建立各(ge)地域文學(xue)方陣,刊物(wu)編輯和作(zuo)者(zhe)可(ke)以(yi)來(lai)自全(quan)國各(ge)地。在他看來(lai),雖(sui)然為內刊,也並不僅是單純發幾個作(zuo)者(zhe)的文章,“辦(ban)內刊得自己開(kai)拓找路,一方面推動(dong)地方文化建設,一方面解(jie)決經費問題。”

在很多人印象中xiao) 難xue)內刊所刊登的作(zuo)品質量並不出彩,趨于(yu)平平,這也是不少內刊編輯的苦惱之處。的確(que),內刊作(zuo)者(zhe)群體無法與文學(xue)大刊的專業(ye)作(zuo)家、名家相(xiang)比,《陶山》主編牛蘭(lan)學(xue)倒不在意︰“不要把質量當成第一,你永(yong)遠(yuan)沒有這方面的優勢(shi),我們內刊就是不讓它熄滅,不讓它熄火(huo),無論印多少。我們發的是處女(nv)作(zuo),不是成名作(zuo)。”

讓大家沒想(xiang)到的是,湖(hu)北省(sheng)十堰市竹山縣的刊物(wu)《堵(du)河》雖(sui)然來(lai)自山區,辦(ban)刊生態卻寬松(song)得mei)啵  ?至Χ卻螅 mei)期稿費能達(da)到近萬元,資金不用(yong)發愁,編輯袁勝(sheng)敏直說“困惑有呀,我們什麼都不缺,就缺稿源!”

《堵(du)河》的“財大氣粗”大概(gai)會讓《花開(kai)文學(xue)》和《椰鄉月(yue)》兩本內刊羨慕不已xuan)1嗉 嗇mo)介紹,《花開(kai)文學(xue)》一年出四期,都ji)潛嗉 頹 猿錚 還壞幕爸鞅 儐xiang)辦(ban)法。起初是單純的熱愛(ai),做(zuo)來(lai)做(zuo)去就成了一份責(ze)任。

為了海南省(sheng)文昌市內刊《椰鄉月(yue)》,體制外(wai)的林汝(ru)虹一邊做(zuo)生意一遍做(zuo)刊物(wu)。他還記(ji)得上次辦(ban)了個文學(xue)獎,給獲獎學(xue)生發獎金時,“他特別高(gao)興,手都發抖了”。林汝(ru)虹說,我們小地方能做(zuo)的只有這些,堅(jian)持下去不容易,會一直堅(jian)持。

當“情(qing)懷”這個詞在人們心中成為烏托邦一樣只能遙想(xiang)的存在時,內刊編輯們qiang)孔耪夥菁耐校(xiao) 壞dian)一點(dian)建立起他們心中的文學(xue)理想(xiang)國。

前來(lai)參wei)岬鬧芙jin)文,是遼寧省(sheng)興城市作(zuo)協主席,今(jin)年66歲(sui),他和另外(wai)兩位(wei)坐班編輯其實都已經退(tui)休(xiu),說不上余熱,因為他們對內刊的熱情(qing)就沒少過(guo)。“原來(lai)有個人啊,關注我們報(bao)刊幾十年,復(fu)刊後(hou)找ye)轎遙  頤峭陡濉>駝餉醋旁叫叢膠茫 hou)來(lai)還有了正式編制。以(yi)前他在興城療養院打工,做(zuo)饅頭。”

一支筆,一張紙,文學(xue)創作(zuo)只需要有才(cai)華,不需要多余的投資置(zhi)備。對于(yu)廣(guang)西壯族自治區都ji)慚yao)族自治縣來(lai)說,的確(que)是這樣。“我們這個地方把讀書當做(zuo)唯(wei)一出路,太窮了。” 當前都ji)慚yao)族自治縣還有xing)煌蚨噯嗽諭啞豆gong)堅(jian)的戰(zhan)線上摸(mo)爬(pa)滾打。當地內刊編輯《都ji)參囊鍘飛蠊趟擔 蛭 睿 芏嘍 髀蠆黃穡 豢ke)能愛(ai)好舞蹈(dao)、音樂,也不可(ke)能愛(ai)好美(mei)術,所以(yi)就讀書寫作(zuo),“寫作(zuo)是最(zui)廉(lian)價(jia)的愛(ai)好。”

都ji)哺gao)中近兩年來(lai),先後(hou)有近20人考上清華、北大等名校(xiao)。審國頌曾幫助(zhu)幾個貧困戶的孩子修改(gai)並發表作(zuo)品,拿到村里大伙就傳開(kai)了,“和tou)兔住 汀 位(wei)蛘zhe)錢相(xiang)比,感(gan)覺是不一樣的。”審國頌想(xiang)法簡單,也實在,透(tou)著一股大氣概(gai)︰功(gong)成不必在我,功(gong)成必定有xing)遙/p>

中國作(zuo)家出版集(ji)團與中國作(zuo)家網著手文學(xue)內刊工作(zuo)一年以(yi)來(lai),收獲不少,艱難也不小。“我們感(gan)覺到很艱難,這是無需掩飾的事實,無論從體制機制、經費還gu)潛嗉 聳稚希 芏嗟墓?zuo)設想(xiang)都不容易實現。”劉秀娟說。但是接觸越多,越覺得應(ying)該以(yi)內刊為杠桿,撬動(dong)起市縣、鄉鎮、街(jie)道(dao)等廣(guang)大基(ji)層的文學(xue)閱讀和創作(zuo),探索文學(xue)走進(jin)群眾(zhong)生活的新思路、新辦(ban)法,使內刊不僅僅只是一本刊物(wu),更成為當地的一個文學(xue)生活空間。

《香溪》主編蔣典(dian)軍將文學(xue)內刊比作(zuo)廣(guang)場舞,大家都沒當bei)厥攏 shen)至覺著影響市容,這不也跳(tiao)到了國際(ji)上,跳(tiao)出了song)ming)力?

中國作(zuo)家網曾在與文藝報(bao)合辦(ban)的“文學(xue)觀瀾(lan)”內刊專版上約ji)纜奐彝粽垂guo)一篇文章,題目叫《苔花如米小,也學(xue)牡丹開(kai)》,這是清代詩人袁枚(mei)的一首詩,前頭還有兩句(ju),“白日不到處,青春恰自來(lai)。”

《興安文學(xue)》和《阿拉(la)騰興安》兩份文學(xue)內刊,創刊30年,有過(guo)正式刊號(hao),被(bei)收回過(guo),也被(bei)停刊過(guo)。編輯傅dian) 虼蠹彝tou)露,這次來(lai)參wei)幔 蛭 頤鍬砩嫌忠 fu)刊了。 (周茉/文)

大发电玩 | 下一页